一次面试引发的感慨

·  阅读 20254

起因

  最近因为工作需要,面试了一个有10多年工作经验的技术人员(本人一级研发中心副职负责人),从聊技术到规划,非常契合我们公司的需要。其实在一面的时候就已经基本确定下来想要这个人了,规划都想好了,做技术架构,带团队。当时中心的自主权也比较高,面试一般两轮就行了(不算人力面),所以第二面邀请了公司高层进行复面,从其他角度再评估一下候选人(没想到就是这个二面引发了一些列后续的事情)。

  在内部进行了几轮沟通以后,确定下了薪资,让人力去联系候选人。为什么要进行几轮沟通,从我的角度来说,候选人各方面能力都是比较强,我们应该是要努力去争取,但是领导面试后的意见是觉得技术一般般,比较勉强,薪资给的有点高了,我那时天真的以为是不是我眼光有问题或者我的格局低了,也曾一度动摇了,但是想到我现在工作面临的情况,还是要争取下,如果能争取到,对我来说工作上会有质的突破(很多人可能很难想象,一个厉害的人能带来多大的能量,但是我知道,我是局中人,也是见证者),后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才会让人力去面谈。

  人力很快带来了好消息,候选人同意入职了。

其实我挺开心的,因为我们的工资给的不算高(小本经营,薪资只能说达到预期,没有惊喜),候选人也侧面透露,通过一面的沟通也肯定了我们公司的技术和平台。

过程

第一步 走入职申请。

第二步 写导师计划(三个月的试用期,写三个月对入职者的规划、要求及任务安排),我和公司内部一些技术负责人沟通了对他的要求和规划,也花了好些时间认真的写了要求和规划。

第三步 和人力再三确认是否真的会入职,很期待,真的(后面会说原因,为什么会期待)。

到跟候选人约定的入职时间前三天,事情引来重大变故

  人力给我消息说,候选人跟他聊了,说有另一家公司给他offer,条件比我们好,他也说这么大年纪选择工作不是因为钱的原因,经过其他公司的面试和一段时间的思考以后,对入职我们公司的期望只剩下50%了。但是就是一直不肯跟人力说为什么,并且要了我的微信,要跟我聊聊。(候选人虽是技术人,但是也很喜欢哲学,这个是背景)。

  人力跟我说这个的时候,我心理已经有不祥的预感,感觉这个事情要凉。很快,他加我微信了,我觉得大家是成年人,有些事情没必要遮遮掩掩了,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

我:听人力说,你这边对我们公司有点想法,有点顾虑,不太想入职了,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嗯嗯,担心自己不能充分的用自己的经历做自己渴望的事情,希望能调度一切可用资源为长远发展谋划,包括公司和个人。(说的话比较文绉绉,跟他一直学习哲学有关系)

我: xxxxxxx,我谈了很多对他入职以后一系列的期望和规划(技术改革,如何搭建“技术平台”,解决重复劳动等等)。

沉默一会以后.......

他:其实我对你们二面感觉不是很好,感觉那位哥们老是想办法打压我,而不是像之前探讨性的尝试解决问题。

我:......,(我竟无言以对,因为他说的对,确实这个人是我领导,看待人和问题有点偏差,嗯,“确实就是有点偏差”)

我: 怎么说呢

他:到我这个阶层的,更多的希望大家站在一个层次去交流,而不是人云亦云的白板面试,毕竟人无完人,我也不可能了解方方面面,在分布式等领域我非常了解,但是对大数据/AI这块确实薄弱。我所擅长的就跳过,我不清楚的追着问,是想体现自己的优越感么,我很反感这样的。

他:我自己这么多年面试过这么多人 ,一般10个问题回答对5个 ,我就感觉很满意了,可能问题很刁钻,但是 如果深入思考有自己的见解都多少会有思路。

.....

我:所以假设入职我们公司了,你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他:能在公司拉起一支所求的能征善战的队伍,但是来着高层的压力会很大。不过明哲保身,混日子当压轴没什么问题。其实前者是我渴望的,在那种氛围有“一支队伍”,做“一个产品”

我:.....(只能感叹,到底二面经历了 什么 ,他顾虑的问题全对,因为就是我现在面临着的问题)

我:这个我不骗你,压力肯定有的,毕竟公司不大 ,要以经营为目的,钱都是自己赚出来的,公司没上市,无法融资,也不是互联网经济。公司虽然是软件公司,但是属于开发应用系统,技术要求不高,也没有这么大的资金投入到技术研究中,我们更多要做的是怎么把技术转换为生产力。改革会动很多人的蛋糕,阻力势必会很大,但是我在早两年 的时候也是阻力重重,但是最后通过努力也逐渐破除这个阻力了,所以我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来一起 做这个事情(现在回想一下,是不是这句话给了他更多不安的因素)。

接下来,我们聊了很多技术 ,了解很多想法

他:撇开其他不讲,感觉这几年你做的事情和我这几年好像好像,相信xx有你这样的大佬在,公司以后技术发展也不会滞后的。

我:这算是拒绝么 他:可以算是拒绝么

我:好吧,聊了这么多,尊重你的选择,虽然我们不能一起共事,但是可以时常探讨技术(到了我们这个阶层,自己吹吹牛逼,很多时候思路上碰到瓶颈,可能就这么头脑风暴下就有新天地了),相互给对方提供思路

他:这个没问题 ,技术要分享才能进步

后面聊了些家常,因为是老乡,并且现在住在同一个地方,所以约了后面出来相互喝茶,交流,多交一个朋友。

结果

我很愤怒也很难受!!!!! (我跟人力讲的)

  我们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聊了很多(这次事件算是导火线,没有这次事件后续迟早也会爆发的)

我喜欢和这个人力搭档,我觉得他人力工作做的很好。不是因为KPI而招人,他每次都是KPI最低的,因为招的人数最少(对,我们公司人力KPI只算人员数量),但是从用人部门的角度来说,他招的人质量最高,留存率也是最高。也有其他合作过的人力,不知道是为了考核还是怎样,“逼”我入职一个不符合要求的候选人。

  1. 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能去质问领导,从候选人的言语中,反推。不知道是为了打压薪资,还是单纯的就像候选人说的为了显示优越感(以我自己对领导的了解,感觉是为了显示优越感)。设身处地想想,我如果处在他的位置,以我的脾气来说,可能不会面试的时候甩脸色,但是出去以后肯定是直接拉黑名单的。关键是事后我还要跟领导解释,编了几个理由,薪资不合适,其他公司职位更高什么什么的。
  2. 公司有一套的薪资体系,大方向上肯定是要尊重的,但是碰到特殊人才的时候,应该需要破格录用。我们经常说的招一个人用两个人的工资,做三个人的事情,一个优秀的人才所能发挥的作用确实顶得上一堆人。所以我也是经过N多次的沟通及强烈要求,才勉强达到了预期。
  3. 公司招人的KPI太差了,只根据人数来算KPI,所以不管好坏,只要便宜的一般都招进来了(以交差为目的)。人的后续管理基本都是用人部门的事情了。
  4. 总希望用螺丝钉的价格来找一个造火箭的人,钱也没到位,心也委屈,怎么能成事。
  5. 我面试的时候都是因人而异的,你简历写着会什么我就问什么,而不是我会什么而问什么(这种我觉得就是显示优越感,我非常厌恶,我也碰到有些面试官拿着一张纸,开始对着纸一个个问,这种面试有什么用呢;可能会说公司就需要固定的技术,就要问固定的问题,那你应该就是简历这关就筛掉了不符合技术要求的),我更看重的是对技术的理解,而不是背几个概念。技术这东西,我一直认为只要思想通了,技术都不是问题,比如我自己算是全栈,前后端都会,前端现在比较热的typescript,对我来讲就跟后台语言一模一样,里面的思想完全是通的,什么依赖注入,继承,接口等都一样,虽然我没写过多少行的typescript的代码,但是不妨碍我能读懂、理解typescript,并且我能把设计模式用进前端框架,也能做前端架构。
  6. 改革带来的代价是很大的,找个志同道合的人是很难的。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却因为这种原因而流失,感觉非常的“恶心”。

  可能也是心理难受,那天聊了很多,吐槽了很多,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我来跟其他人聊起,跟我说了一句话,感触挺深:“你如果觉得很不满意没有希望,那你就滚蛋换个环境;如果心里觉得还有希望,还能前进,那就怎么通过自身的去改变现状”。

  确实抱怨是没有用的,我碰到的问题,可能换个环境也是这样,半斤对八两,每个公司都有他的优点和缺点。我要继续以我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这个现状,可能路难走,但是至少还能看到路。

  后来候选人去了另一家公司以后,也没有实现他的抱负,也是一地鸡毛(可能来我们公司也是这个局面),只能说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PS:

后面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寻到这么样一个人了。改革的进度也不是很理想。

分类:
代码人生
标签:
收藏成功!
已添加到「」, 点击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