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老板压迫,一怒之下总结知识出去面试

·  阅读 7754
开局被老板压迫,一怒之下总结知识出去面试

前言

开局就背锅,作为一枚开发,是果断离开还是被挽留。

1.最后的狂欢

“哟,这不是我们的吉它手嘛,你肿么又坐在这角落里了?”

我抬起头,眼睛眯起来才看清来人。柳叶眉,嘴唇较薄,巴掌脸,眼睛倒是灵动,只不过这张脸实在怎么看怎么冷艳。要不是我常来这里,和她熟了,我还要以为她是在奚落我。

我直起身,使劲往后背靠。

“老板娘,你不管你的店了?还有,你这沙发垫太硬了,得换换。”

“你失业了?”

老板娘没接腔,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我浑浑噩噩的脑子又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

2. 背锅走人

“喂,线上预售活动商品价格怎么都翻了100倍。你赶紧看下!”

宝儿姐急促的声音从我手机里面传出。我的脑子立刻就充血了。什么鬼,线上出事故了?不对啊,这么明显的bug应该测试阶段就被发现啦啊?!怎么会带到线上才被发现。直觉告诉我,事情不简单。

我抬手看了下时间,快凌晨1点了。 我回到公司,宝儿姐正在安慰着……哭泣的沈小白。我顿时好心意识到了什么。沈小白看见我回来,没有继续哭出声,只是眼泪吧嗒吧嗒的更汹涌了。

“你干什么了?”

宝儿姐拦着我,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看看有没什么办法能尽快解决。”

沈小白,组里年纪最小的姑娘。虽然泪腺向来很发达,但做事还算细心。宝儿姐,和我是同一批加入公司的,喜欢穿长筒靴,喜欢送人糖吃,但实际上性格有点痞。公司有传言,宝儿姐和沈小白是堂姐妹,因为宝儿姐特别护短,尤其是护沈小白的短。

“造成资损了吗?”

“那到没有,毕竟只是预售。但是客诉那边非常高,就这2个多小时,客诉已经超过3000单了。”

行吧。我重新打开电脑,书签里面找到发布平台,申请紧急发布。

2个小时,3000单客诉,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小,关键看上头有没有人能帮你扛一点事了。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沈小白来说,我必须替她扛点事。

紧急发布,申请人:渣南。申请理由:渣南。 可能大多数公司,申请紧急发布就等于是线上出故障了。那出了故障,就总得有人背锅。

“小白,你改了什么?”

“合代码的时候,我把自己错误的代码合上去了。”

根据提示,我定位到问题代码的位置。是个公用函数,一个把钱转成千分位的功能函数。沈小白是把分先转元的判定给注释掉了!

function format_with_regex(number,isFeng) { 
    
    if(!number || !['string','number'].includes(typeof number)){
        breake;
    }
    // 如果是分,先转成2位小数
    //if(isFeng){

    // }
    const n = String(number)
    const reg = /\d{1,3}(?=(\d{3})+$)/g; 
    return n.replace(reg, '$&,'); 
}
复制代码

我看到了线上跑的代码,明晃晃的注释摆在那。其实我很疑惑,咱没个功能线上都是有开关的,目的就是为了可以防范这种情况啊。有人反馈线上问题,咔,开关关掉,线上会场就不会出现了的啊!前端防控体系做的还可以啊!

宝儿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疑惑,递过来一杯已经喝过的咖啡。

“渣,别嫌弃,我刚就喝了一口。你知道的,你之前喝上头有点摩擦,这次预售在上线后几个小时肯定不会造成资损。只不过可能会队公司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所以,防控那边就没被审批过……”

透心凉。在这等着我呢。沈小白只是恰好给了那些老板一个机会。思绪又再次回到几个月前……

“渣老弟,我希望你能站我这边,你对我很重要。”

“抱歉。我已经支持老羊了。”

“别后悔。”

……

最后,老羊退居幕后,回家陪伴老婆孩子了。第一离开了,那部门老大的位置自然就由第二来坐了。没想到,抗了几个月,却要在这一波倒下了。

我让沈小白把代码还原回去,我重新打开电脑,找到发布平台的书签,点进去申请紧急发布。申请人:渣南。 申请原因:处理线上bug。责任人:渣南。 审批人:渣南。

你问我为什么我能自己审批自己?噢,当初这个发布平台我是owner,我拥有发布平台最高权限。讽刺的是,有一天我会给自己审批紧急发布。

“喂,你可以搭个车修改掉啊!没必要紧急发布……”

“宝儿姐,我累了。我要是不顺了这些人的意,我觉得年底我这组里谁能落得个好。”

20分钟,发完了。平常就是排队都得排个1、2小时,这是把我的优先级调最高了嚒。紧急发布,大部门公司紧急发布就等于要背锅了吧。我忽然间明白,作为一个技术,作为一个管理,或许真的该离开了……

3. 曾经做过的蠢事

“喂,醒醒,醒醒……”

我重新睁开眼,老板娘掐着我的脸,反复把我摇醒。那么近的距离,要不是老板娘那张气急败坏的脸,我差点就以为要被亲上了。

“喂喂,我们的吉他乐手突然阑尾炎发作,紧急送医院了。现在缺了吉他手,台上表演进行不下去了!”

我撇过头,努力往歌台那边看,隐约上就只剩一个放曲谱的架子,还有个正在往台下走的人影。我认识,好像就是驻场的钢琴手。

“哇,老板娘。你们该不会缺了吉他手就过不下去了?”

“老娘是这里的老板,不是这里老板的老婆!你再叫我老板娘信不信我踹死你?老实点,拿着!”

一把吉他,拿火LAVA ME Pro。我浑浑噩噩的拿过吉他,像个酒鬼一样拿着吉他晃晃悠悠走到台上。 灯光都打了下来,只看得见一张板凳和谱子。 灯光反射得刺眼,我眯起眼看清了谱子。

是周杰伦的《稻香》,节奏很欢快,和弦比较难。我记得几年前那会儿,酒吧招吉他手,我带着二把刀的功夫就去应聘了。那是我第一把吉他,音质一般,技术也一般。至少那时候我根本弹不好《稻香》这首曲子。当初老板娘收留了我,让我有个兼职,不过不是登台表演,但给我了学习的机会。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件蠢却不后悔的事情。 没想到那时候找不着工作的我却先在酒吧里干着一份兼职。

“什么情况啊!怎么上去了个酒鬼……”

“是啊。怎么还让一个喝醉了的上台。”

“唉。看起来又是一个可怜人呐!”

“……”

第一个和弦出声,灯光里走出一个小姐姐,双手轻轻的打着拍子。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3. 意外的面试邀约

既然决定要走人了,那自然心情就轻松许多。辞职也提了,剩下的就是交接一些工作了。其实,除了某些老板确实挺让人糟心以为,我的小组成员都是挺nice的。

老陈,花名彦祖。人称:闵行吴彦祖。除了比较有型,特别爱保养自己的胡子,干得最多的事情恐怕就是搞一些技术了。很多已经落地的技术项目,都有他的影子。我第一个坦白的人就是他,毕竟我们关系算是比较好的,我担心以后老陈接替我的位置后会遭受同样的待遇。

沈小白,我带的实习生,花名是老虎。据说她是想让人觉得她凶一点,虽然实际上她真的很容易就哭了。我在她的实习报告上写了非常好的评价,有一点点私心作祟,我抹去了一切她表现不好的地方。这样,无论她最终选择是去是留,背调那一块应该是完全没问题的。

还有…… 好吧,我居然没找到宝儿姐。我还想着让宝儿姐以后多担待一下这群开发。我们同批次入司的,宝儿姐都混到运营二把手的位置了,而我却是惨淡收场。

汪,汪,汪! 狗又叫唤了。

“喂,你好,哪位?”

“您好,我是XXXX的HR。想了解一下,你最近想换工作嘛?”

卧槽,圈子真想。事情才发生没两天,就有大厂子联系我了?

“嗯。是的。要不约个面试时间?”

“哇,这句话不是应该hr来说的嘛?”

“哈哈。那你看面试官啥时候有时间勒?”

“今晚8点?”

“OK。”

啊,呸!我才是狗,差点就舔上了。

暂时不想那么多,先准备下晚上的面试。那,先列一个知识网络清单

image.png

我的脑子里,犹如放幻灯片一样,把以往做过的事情慢慢总结、归纳,一时间我竟忘了时间。直到被一阵@我的声音惊醒。

“@渣南,会议室1019开个会。”

我赶忙走进会议室,不出所料就部门老大一人在那等着我。

“复盘会在晚上开,你准备下要讲的东西,再出一个防控相关的优化方案。”

“嗯。知道了。 方案我会准备好的,不过晚上我有个相亲安排,比较重要,推不掉。”

“相亲?你一个月相10次亲?别给推脱责任,知道吗?”

看来,还是没打算放过我。风险防控有用吗?你自己强行不关。我认真看着部门老大的眼睛,古井不波,即使被我盯着也没泛起一点点波澜。

“这样吧。我走,你也就别为难组里那些人了。”

“我在说晚上的复盘会,你在给我扯什么?!”

“老板,互相都要点脸,撕破了都难堪。我走不是正好顺了你的意吗?”

其实,作为一个资深或者团队管理人员,除了那些技术手段,更重要的是了解一些具备痛难点的业务场景。例如风险防控措施,例如复杂场景唤端,例如…… 再例如你应该在防控手段里加一个自动关闭开关的功能。防止有人想着法害你。

4. Last day

最后一天,晚上被宝儿姐拉着一起吃中饭。

“宝儿姐,你这太浪费我时间里,我还有一丢人要吃散伙饭呢。”

我们在公司楼下开的一家新的德国汽车餐厅,宝儿姐似乎很热衷于打卡各种名字听起来稀奇古怪的餐厅。意外的,宝儿姐今天换了个发型,长发小羊卷。还别说,这样看起来身上的那种锐利感淡了不少。不过,今天这是闹哪样?

宝儿姐拿着叉子,疯狂的戳盘子里的披萨,也没有要吃的意思。

“这……这是咋了?”

“我刚提离职了。”

噗嗤。刚喝进去的德国黑啤喷了出来。WTF?

“为什么?”

“没为什么。”

“不是吧!这么任性的?”

宝儿姐没有接我的话,只是端起酒杯看了看外面。我从宝儿姐的侧颜看过去,不知道怎地,我居然感觉这是我看过的宝儿姐最美的时候。

说来也怕不是注定好了的。当初刚入职的前半年,有次宝儿姐为了还未开始的大促活动配错了优惠券的金额,我想办法熬了一个通宵偷偷的改了代码,悄悄的把配错的数据改了回来……

“渣,我虽然觉得你的行为和做法都很幼稚,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一点儿也不讨厌。可能人就是这样,明知不对却依然对诸甘之如饴。”

我呼了口气,这不还没喝嘛。咋就醉了呢?

“喂,下次要是去酒吧驻唱表演,能不能把我也带上?”

我愣住了。

“还有,那里有一款酒的名字我很喜欢。”

“明天见?”

明天见。

分类:
前端
分类:
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