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199

程序猿生存指南-65 匿名邮件

(130) 匿名邮件

九月初,各大高校陆续开学。邓璞韵为期三个月的暑期实习结束,准备离京返校。今天,是她在朗云的最后一天,我跟李向阳商量晚上带她去簋街吃小龙虾,为她送行。

下午,部门HR负责人找邓璞韵谈话。我猜十有八九是跟她同步转正成功的好消息。真为邓璞韵开心,本科毕业就能进入朗云这样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可以算是同学中的佼佼者。想当年,我考研失败,找工作时,连朗云的简历关都没过,都没有面试机会。

许久,邓璞韵从会议室出来。我笑脸相迎,本以为她会第一时间同我分享好消息,却没成想她都没正眼瞧我。

邓璞韵的反常表现让我陷入了沉思,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吗?刚才还万里晴空,黑云怎么就倏忽而至?难道是转正失败了?不应该呀。昨天康神还跟我说邓璞韵在转正名单上,排名还很靠前,甚至有机会拿到special offer。

我目送着邓璞韵一步步走回工位,而后埋头趴在桌子上,不时发出嘤嘤啜泣声。

哄女孩子,我经验不足,于是赶紧把李向阳叫了过来,这厮对付女人有一套。李向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劝动邓璞韵去楼下散散心。

我们仨钻进公司楼下街角的星巴克,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我去前台,点了三杯美式咖啡。李向阳跑来给邓璞韵换了杯星冰乐。

李向阳把星冰乐放在邓璞韵面前,语气温柔道:“璞韵,谁欺负你了?有什么委屈跟哥说。”

邓璞韵抬起头。鬓角几缕头发粘在一起,湿漉漉的,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所致。她抽泣不止,三五个字一断句:“有人给公司HR发了封匿名邮件,说我是作弊进的朗云。”

我心突然一紧,看来那位王师兄终是意难平。带刺玫瑰摘取不得, 就亲手毁掉它。这位校友也真是不够潇洒大气。

李向阳抿了口咖啡,侧头若有所思,片刻两眼放光道:“是孙哲那小子吧,你们组实习转正留你没留他,他嫉妒你,所以报复你。璞韵,别哭,我去找那小子谈谈。”

李向阳不了解内情,只顾靠着想象力去无端猜测。为了避免牵连无辜,我伸手拽了拽他手臂,拦住他口若悬河:“你别瞎猜了,不是他。”

“你知道是谁?”李向阳紧盯着我,我看了眼邓璞韵,她再次埋下头去,我便没有再往下说。

见我跟邓璞韵均三缄其口,李向阳皱起眉头,语气不满道:“你俩不够意思,有事儿瞒着我。”

邓璞韵欲言又止,我凑到李向阳耳边,小声说道:“是璞韵的一个师兄,晚上回家,我再给你细说。”

邓璞韵梨花带雨,李向阳也不好执着于刨根问底,只得暂时收起了好奇心。

“璞韵,作弊这事肯定是诬陷吧?”我试探性地问了问。

“璞韵这么努力的一个人,还用作弊吗?”李向阳对眼前这位楚楚可怜的小妹倒是很有信心。

“再说了,就算作弊了又能怎样?从小到大谁还没考试做过弊?多大点儿事。”李向阳又补充道,似乎也有些信心不足。

“我真没作弊。”邓璞韵应该是听出了我俩的言外之意。她擦了把眼泪,视线在我俩身上交替。

望着邓璞韵那坚毅的眼神,我更愿意相信她说的是真话。那么,既然王师兄说他曾帮邓璞韵笔试作弊,其手上是否有实锤证据?如果仅是一面之词,一封匿名邮件的杀伤力十分有限。

我向邓璞韵求证:“那封匿名邮件都写了什么?”

“他截了一些我俩的聊天记录,七拼八凑,伪造出了我求他帮我做笔试题的证据。”邓璞韵有些手足无措,略带哭腔,“微信,QQ我都把他拉黑删除了,真实的聊天记录,我找不回了。”

“那我们去找他,让他站出来,承认一切都是表白失败的恶意报复。”对于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人,我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当面对质,让造谣者澄清真相。

“不要去找他。朗云这个offer......”邓璞韵停顿片刻,咬了咬嘴唇道,“大不了,我不要了。”

“HR怎么说?”李向阳插话道。

我心说李向阳倒是抓住了问题的重点,当下公司HR的态度最为重要,要是HR对匿名邮件不予以采信。那么没有实际利益受损,邓璞韵挨个冷箭,吃个哑巴亏也就算了。

“HR没说后续怎么处理?就是先向我了解了一些情况。”邓璞韵叹了口气,一脸失落道,“但从HR口气来看,他们可能要重新对我进行评估考察。”

“不用太悲观。”李向阳安慰邓璞韵,又转头对我说:“我估摸HR会找你,找康神,了解璞韵的实习情况。到时候你跟康神多说点好话,璞韵的offer大概率不会黄。”

“璞韵,放心吧,我跟康神绝对是力挺你的。”我送去定心丸。

李向阳拍了拍邓璞韵的肩膀:“哥也挺你。”

经我跟李向阳一番劝慰,邓璞韵情绪逐渐好转。好转的标志就是整一大杯星冰乐被吮吸殆尽,她还要了两份芝士蛋糕。化悲痛为食量。

等我们走出咖啡馆,已是黄昏时分。李向阳提议,暂且将烦心事抛却脑后,干脆旷工,直接去簋街胡吃海喝一顿。我附议,邓璞韵应允。

于是,我们事先约定的簋街聚餐提前了两个小时举行。麻辣小龙虾,羊蝎子,卤煮火烧....各路美食迷人眼。

我们最终选择了一家卤煮店,邓璞韵说万一转正失败,她今后可能不会再来北京了,临走前要尝试下地道的北京小吃。李向阳承诺若是明年毕业邓璞韵入职朗云,他请吃全聚德。

此次簋街一行,我们仨之间的友情,师生情,同事情都增进了不少。

(131) 暴风中心

从簋街回来,我跟李向阳均疲惫至极。聚餐时,周围环境嘈杂,我俩扯着嗓子开导邓璞韵。当下,说话的声音均已沙哑。

我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一头扎进卧室。躺在床上,准备跟华妹视频,完成每日睡前聊一聊的任务。

突然,李向阳推门而入。他把我叫到客厅,让我赶快看一下公司内网的匿名区。我这才得知,关于邓璞韵作弊的谣言远不止一封匿名邮件这么简单。

人心之险恶,深不可测。

王师兄不但给朗云HR发了举报邮件,还潜入到了朗云暑期实习生的QQ群,并将邓璞韵‘笔试作弊’捅到了几百人的大群之中。

QQ群里有好事者又把事情发到了公司内网论坛,标题是:笔试作弊,实习划水却转正成功,敢问公司领导公平何在?

今年,朗云实习生的转正率远低于往年,大家本就怨声载道。‘笔试作弊却转正成功’这事很快就成了实习生们发泄不满的出气口。

一些实习生发表过激言论,帖子被越顶越多,迅速成为内网讨论的热门话题。

我跟着李向阳来到客厅,盘腿坐在沙发上,一页页翻看着已经盖了几百楼的帖子。

我越看越气,越看越深刻体会到网络暴力的可怕之处。一些我先前闻所未闻、所谓的邓璞韵黑料被爆出,大都以我听说三个字开端。

有人在帖子里附和心机girl必须严惩,有人呼吁大家就事论事,不要人身攻击。有人坚信不疑,有人坐等反转。有人种瓜,有人吃瓜。

众人煽风点火,事情层层发酵。最后朗云校园招聘负责人不得不亲自下场,向大家保证绝不会吸纳有违诚信的人进朗云,给他们一周时间,到时一定还大家一个真相。

官方回复质疑后,帖子的热度逐渐降了下来。怎料待吃瓜群众快要离场之际,又有人带起了新节奏。

一个昵称为不会飞的鸟的匿名作者发帖爆料:“我听说邓璞韵不但靠师兄笔试作弊进朗云,还跟她的实习导师姚某勾勾搭搭。实习期间,邓璞韵几乎天天划水,开发任务都是导师帮其完成。为了取悦邓璞韵,姚某给邓璞韵实习表现打了个S级,还游说上级对邓璞韵额外关照。”

新帖子说得有鼻子有眼,虽然没有直接点出我的名字,但大家在内网稍微搜一搜,很快就能定位到我。

虚虚实实,我并不好辩驳。有些事儿我确实做了,但出发点却不是发帖人讲的那般龌龊。对于邓璞韵的实习评价,我自认为还算客观真实。

一盆子脏水向我泼来。我心里盘算一定要反击回去,但并没有急于去辩解。根据我从前吃瓜别人的经验来看,冲动之下,魔鬼必现。

我不能做魔鬼,须得组织好语言,搜集好证据,争取一击致命,互相喷粪只会落人以狗急跳墙的口舌。

“大姚,那个不会飞的鸟让哥来对付,我喷得他连妈都不认识。”李向阳大包大揽,准备发挥他底蕴深厚的京骂。

片刻后,我刷到了李向阳的实名回贴:“兄弟抑或姐妹,足下不去写小说,实属可惜。如此恶意编排他人,不怕恶梦入眠?若是有种,且如我这般实名回复。万不要藏躲屏幕之后,乱放暗箭,不免小人。”

李向阳这先礼后兵的答复还挺有文化,看来我平日里是小瞧了他,那些修仙网络小说,他还真没白读。

回帖刚发出去几十秒,就收到了对方答复:“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没准跟邓璞韵也有一腿。”

李向阳气得不再绅士:“我就在朗云大厦8层北极会议室旁边,丫要是有种,明天早上就来工位找我,咱俩当面唠一唠。别做键盘侠,丫要是不来,就有娘生没娘养的杂种。”

陆续有人回帖数落李向阳不该说脏话,要理智讨论。也有几个李向阳的熟人力挺他。你来我往,互相撕咬。帖子的热度慢慢又被刷了上来。

李向阳凑到我跟前,指着屏幕对我说:“你看这个不会飞的鸟,不停地上蹿下跳,生怕帖子沉下去。这逼好像挺了解咱俩的,我怀疑他就是你们组的那个叫张哲的实习生。”

“不能够吧,我听康神说张哲也转正成功了,他没理由对邓璞韵这么大敌意吧?”

“你不是跟我说过吗,这小子对邓璞韵有意思。我估计他跟那个王师兄一样,都是因爱生恨。”

“不就是被喜欢的姑娘拒绝了吗,至于这样泼人家脏水吗?”我是不太能理解这种‘得不到便毁掉’的心理,虽然大学时我身边不乏这样的人。

“别说泼脏水,泼硫酸的新闻每年都不少。我上大学那会儿,我们系有一人渣表白系花被拒绝,他直接把人家姑娘给杀了。”见我似乎很感兴趣,李向阳盘起腿继续说,“那么美的一妞,可惜了。当初我还暗恋过她,我......”

我有些困意,不想听李向阳忆往昔,更对他过去的舔狗生涯没什么兴趣,便打断道:“明天我准备找HR谈谈。”

李向阳冷笑道:“有人举报你跟邓璞韵勾勾搭搭,我估计你不找HR,HR也会找你。”

我起身准备回屋,估计华妹快要睡了,得赶紧汇报工作,免得夜长梦多。李向阳拉住我,一脸坏笑道:“我劝你好好跟HR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我甩开李向阳的手臂,回嘴道:“我坦白个毛啊,对灯发誓,问心无愧。”

李向阳贱嗖嗖道:“七夕那天晚上你彻夜未归,真的是回老家找你的华妹去了吗?你跟邓璞韵见面,你家华妹知道吗?你俩就没发生点.....”

“我去,你丫挺会联想,我不都告诉你前因后果了吗?”我赶紧堵住李向阳的嘴,否则他出口必涉黄。

李向阳振振有词:“你说的未必是全部事实。小邓遇到麻烦了为什么不找我,我才是看上去更能平事的人,可她却找了你?”

我脱口而出:“我比较靠谱呗。”

李向阳摇晃着手指:“不,我觉得她是另有所图。”

“图个毛啊,我有才还是有色?”

李向阳凑到我跟前,煞有介事道:“七夕第二天你没来上班,小邓和我一起吃饭,你猜怎么着?她突然向我打听起了你的感情状况。”

“你就逗我吧。”我盯着一脸褶子的李向阳,仔细阅读他的神情,却辨不出其所言是真或是假。

“不信拉倒。”李向阳转身欲走,我拉住了他,摆出一副求知如渴的样子。他一脸淫笑,继续说,“我跟她说你家清华特漂亮,你俩特腻歪。啧啧,你是没瞧见邓璞韵那失落的小眼神,不要太明显。”

“不是吧,我跟小邓从来都只聊技术,谈工作,未曾越雷池半毫。”

“哥比你懂女人。”李向阳甩给了我一个得意的笑,而后钻进了主卧,徒留我在一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我心说莫非这李向阳真是旁观者清,我是当局者迷。但回想跟邓璞韵近三个月的相处时光,她对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区别对待,更别说有什么别样的情愫,甚至对李向阳都比对我热情。每次吃饭,都是二人互开玩笑,我跟着傻笑。

再说了,这么多年来,除了小学时候仗着学习好,曾经有几个妹妹对我表达过喜爱之情。当然,那时候妹妹们喜欢我,除了学霸滤镜,大多是垂涎于我的寒暑假作业。

自打小学毕业后的十多年来,从未有妙龄少女主动对我流露出过兴致,更别说能射来丘比特之箭。

我怀疑李向阳是在编造故事,故意试探我,看我会不会对华妹有二心。

回到卧室,我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给邓璞韵发了个微信。让她针对内网上的言论先别着急回应,先保持沉默,以免成为众矢之的,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

跟华妹短暂视频过后,我蒙头大睡。这一天,口舌、腿脚的承受能力都达到了极限。

未完待续,兄弟姐妹们,关注,点赞,评论三连。给我坚持写下去的勇气。爱你们。😘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代码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