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奈飞文化 PPT》

·  阅读 267

2020 年的读书笔记,仅做备份,部分内容可能已经不具参考性

之前读过《奈飞文化手册》,这次直接读了原版 PPT

再读一次的原因是,最近一年多时间,看到了不少和奈飞文化相似的实践,也因为体量和地域文化方面的差异,观察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有一些感性的想法

除了业务的竞争,当今的公司竞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是群体治理。“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将互联网多年积累的理性和逻辑施加到群体治理,与传统公司的治理方式相比,有巨大的效率优势,这种效率优势不亚于当年福特率先使用流水线

重逻辑、重效率映射到价值观上就是理性、具体、可操作,好处是立竿见影,一致性高,坏处是缺少人文的厚重和凝聚力,还需要更多风浪来检验

理性、具体、可操作的价值观会催生精英主义,精英主义、ego、协作性需要小心的平衡,这一点在奈飞的守则里也有所体现

小体量可以兼顾精英主义、高效管理、组织稳定,可一旦体量超越某个阈值,这三者就会变成不可能三角的三极

解决不可能三角的思路是分层,就像计算机中的内存和硬盘,兼顾成本、容量和读写速度

Context, not Control,海量数据的传递需要每一个节点都有较高的判断力和信息处理带宽,某种程度对应精英主义,也对应个体效率的降低。如果数据的筛选没做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个体连锁崩塌导致组织崩塌

复杂组织的高效不意味着个人的高效,也不意味着个人的高成长,甚至有可能相反

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是精英,低层次个体的稳定性和高效与否也许并不会影响整体,因而效率优先可能和他们的利益是相反的,是的,理性有时候就是这么残忍

互联网近两年没有出现本质的模式创新,行业低增量结合人才的持续高供给,将导致两个结果:公司的竞争从模式竞争转向效率竞争;互联网前几年引以为傲的宽松氛围和脑力压制将不复存在,中低端从业者的竞争很快会转变为体力的竞争

单项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总是会挤压人文

极度理性的人最终会厌恶理性

原文:jaksay.com/post/202005…

分类:
阅读
标签:
分类:
阅读
标签:
收藏成功!
已添加到「」, 点击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