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915

2020, 一个对抗社恐, H1b和Google Facebook 的故事

2020真的是一个过山车般的一年。因为疫情在全球的肆虐,我的职业生涯在年初就遇到了巨大的挑战,差点沦为无业游民。 但是呢,就像电影的编排一样,有时候老天偏偏要给电影安排一个过山车般的剧情,旁观者者看了觉刺激好玩,男/女主角却没了半条命。

我的2020就是这样。

签证和H1b

要论在美国工作最重要的是什么,套用姜文的一句台词,毫无疑问是三点:签证,签证,还是tmd的签证。美国的正式工作签证是H1b签证,这个签证每年只限额8万五千个名额(其中2000还是专门指定给新加坡公民),然而申请数量却一直高居不下,每年都高达20w左右,于是美国政府就采取抽签的形式分发H1b签证。所以对于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来说,就算公司肯帮你申请H1b,你每年也只有大概33%左右的几率能抽中这个签证。

drawing

我是以J1签证来到美国的,2020的四月份就会到期。在两次都没有抽中H1b的情况下本来和老板商量好J1 四月份到期之后就会帮我转到加拿大的办公室远程办公,然后继续抽H1b,直到抽中之后再回湾区。

结果3月份,武汉疫情都控制的差不多了,轮到北美的疫情开始爆发了。于是加拿大移民局开始停止办理加拿大的工作签证,我自然一时半会就没法去多伦多office了。

于是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美国不能留,加拿大暂时也不能去,于是我就火速买了两张四月份回国的机票 ( 因为病毒的原因第一次买了两张头等舱。。。 ) 。 结果订完机票的第三天早上,老婆以前的领导 (认识东航的人) 发微信提醒说东航取消了四月份回国的航班,一上网看,果然取消了。。。。而且消息是说会一直停到九月份。这下是回国也回不了,美国签证快到期(签证逾期不回就是非法移民了),加拿大也去不了,我瞬间体会到了那种被与世隔绝的绝望。

都说危难的时候最能迸发灵感,于是我灵机一动,开始联系谷歌的朋友看能不能面试谷歌英国伦敦的岗位。前期准备都挺好,我也开始没日没夜的刷题,于是第一轮算法顺利通过。就在我庆幸终于有出路的时候,谷歌的HR通知我因为疫情影响,谷歌冻结了所有非必要岗位的Headcount,我面试的岗位就是其中之一。。。

这下好了,彻底没辙了。我也懵逼了。

然而就在我J1签证过期的一周前,美国移民局发了一个通知,大概意思是J1的trainee收疫情影响可能会导致项目做不完,所以允许所有近期J1过期的申请者申请延期6个月!!虽然只有六个月,但是对于我和老婆简直太关键了,这六个月内可能疫情会得到控制(我当时就是这么天真的幻想美国能好好的控制住疫情。。。), 万一不行我们还可以买11月的机票回国,而且这六个月我还可以继续工作,维持收入来源。 于是我和老板屁颠屁颠的开始准备材料,在J1过期前的两天搞定了延期,我也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接下来最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一封以Congratulation开头的邮件突然蹦出来,

drawing

仔细一看,卧槽我tm竟然抽中H1b了。三年啊,终于抽中这玩意了。

就这样,我可以继续安全的在家上班,签证的问题也终于算是解决了。

集齐FLAG的offer可以召唤神龙?

在搞定签证之后,很多事情似乎都开始顺利了起来。

看过我之前文章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在17年的时候拿到过Facebook的offer,因为当年没有抽中H1b所以被Facebook单方面取消了offer。结果今年在抽中H1b之后,fb的hr又开始联系我,邀请我再面试Senior的岗位,再加上谷歌在7月份之后也恢复了很多开发岗位的招聘,我可以继续面谷歌了,于是我就决定继续开始刷题好好准备一下再面面这两家科技巨头。

其实现在亚麻的组做的还挺开心,老板也重视我,说了年底开始给我升Senior,也就是亚麻内部的L6。但是思前想后,觉得继续做安卓app开发实在是没啥前途。还是继续默默准备面试好了。

面试的过程总体来还是比较顺利的。Senior的岗位算法都不算是特别难,都是leetcode medium级别的题目,设计题算是最变态的,尤其是谷歌,一共5轮面试,其中四轮是设计题,直接把我干趴,面完试的当天9点半我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其中最让我迷惑的一轮是一个和编译器有关的设计(这不算是透题吧哈哈),自从大学之后就没再写过和编译器有关的代码了,我努力的回忆大学时期学的知识,磕磕绊绊的完成了面试。

Facebook的面试难度相对谷歌来说简单不少,算法也是medium级别,设计也是中规中矩的app设计。有一个小插曲是面试的最后一轮的面试官在面试过程中表现的极其不友好,多次打断我不说,我每次开始讲解的时候这货就开始闭目养神,是的你没看错,面试官在面试过程中只要我开始说话就闭眼然后食指顶着太阳穴,有点当年初中咱做眼保健操的神韵。。。事后我就马上发邮件给Hr投诉了这个面试官,于是我就被重新在第三天单独再安排了一次设计面试。

结果也都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两家都拿到了Senior level的offer。

drawing
drawing

谷歌match到了做穿戴设备OS的团队,Facebook因为有bootcamp所以还不明确是什么方向。在思索再三之后,觉得还是谷歌的OS团队更靠谱一些,加上想转行,就选择了谷歌。

可能我有点标题党,毕竟FLAG里面的L我也从来没面过,不过也算是体验了一把拿到湾区最火的三个大公司的offer(因为我自己本身就在亚麻么。。。)的感觉,心情还是倍儿爽的。接下来的2021年马上就要开始正式转行做OS了,也是迫使自己跳出舒适区,不断的挑战自己。对OS方面我就是一个菜鸡,进组了之后一定要和团队里面的大神虚心学习才行。

对抗社恐

这是一个我自己本人没法回避的话题,曾几何时大学的时候我也是一个外向阳光的男孩,甚至还因为一度沉迷于PUA始祖的那本书《The Game》 而天天在理工二桥上游荡搭讪女生,就是为了练胆而已。。。

drawing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从开始工作之后,代码越写越多,性格反而越发内向了,有时候开会的时候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而紧张的不行,额头冒汗,脸发红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尤其是每次standup 会议,我都要准备好久才敢发言,发完言有时候虽然因为准备充分不至于汗流浃背,但是其实心脏也会跳的厉害。

直到今年因为疫情,所有的工作都转移到家中,开会也因此只能视频会议。我突然发现,我tm敢发言了!

今年我们音乐部门有一个部门级别的大项目,我虽然是安卓端的负责人,但其实没有多少话语权,因为我们客户端有一个principle级别的iOS老大一直把持着所有客户端的设计,所有的技术选型也都是他说了算。有一天视频会议,他提出了一个技术方案,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下意识的就反驳了他,要知道平时这种会议我可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的。principle哥沉默了十秒,竟然肯定了我的反驳,还要我写一个详细的设计文档并且要在下周的大会上提供给iOS,安卓,还有desktop组的所有参与该项目的开发都讲解一下。

从那一天开始,我逐渐意识到自己虽然之前在面对面的会议上怂的不行,但是其实我的很多判断是没错的,principle给我的肯定也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在那天之后,我逐渐开始变得更加自信,处理客户端的项目设计时也更加游刃有余。在这之后,我的多项小模块设计开始被各个团队采纳,我的名字也开始在这个部门级别的大项目的会议中被反复提及。当然,之后的每次会议我都底气十足了,再也没有那种心跳加速的紧张感。

说到这里,你们肯定以为我是不是变得更加开朗,然后就逐渐战胜了社恐呢?


遗憾的是并没有,我在和陌生人打交道的时候还是会紧张,还是可能会脸红流汗。这也是为啥我的标题是对抗,而不是战胜。想要完全战胜它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可能的是,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得不到解决。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这个对抗的过程中我也收获了很多,我更加了解了自己,对自己的心理状态也有了更好的控制。我以后也并不会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自卑,更不会因为害怕脸红流汗而不敢勇敢的发声,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哪怕我脸红流汗,我也要说出我的观点,这就足够了。

最后

2020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白白的浪费这一年,在自己的三十岁完成了一个小目标。接下来的一年也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希望我的故事能激励一些和我有一样问题或者一样困扰的开发者们,共勉~

掘金年度征文 | 2020 与我的技术之路 征文活动正在进行中......

文章分类
Android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