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7615

程序员的前30岁

加班

2020年2月31日,凌晨2点30分,刚刚完成手头的工作任务。疲倦已经席卷了我,身体也抗拒我的大脑的指令。工位左手边洁白的瓷砖告诉了我我现在的状态:凌乱的头发,黄黑的眼圈,油腻的额头,以及微黑的嘴唇。

这是这周第四次加班到凌晨两点后了,准备回家吧,回家还能好好的睡三四个小时,如果在公司趴着,胳膊一定会受不了的。拿起手机,打开微信,黑车小王、二狗、大刘、赵哥、老六早在11点多就发了微信,也对,毕竟我加班到这么晚,唯一的大概就是打车自由了(公司报销打车费)。最后还是选择了赵哥,他是开车最稳的一个,车上我总是能睡到家门口。放下手机,趴在了桌子上,刚刚赵哥说他在吃宵夜,可能迟一点,定好了15分钟的闹钟,怕自己万一睡着了,会睡过头。微微颤抖的手打开了掘金,看见了某某大佬刚刚更新的掘金小册——《XX技术入门和进阶》,购买,使用pdf工具打开了小册,开始了入门篇章……,眼好涩 ,闭眼,黑暗席卷了我。

周围突然剧烈摇晃,地震?哦不,闹钟响了,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关闭闹钟时候,看见了赵哥已就位的微信,打卡,穿衣服,关电脑时候,看见了刚刚看了一半的《XX技术入门和进阶》,然后考虑了10秒钟,将学习《XX技术入门和进阶》列入了我的日计划中,IT么,不学习,怎么度过30岁的危机。

周五日常

第二天晚上11点,今天是周五,周围的人早早就回去了,刚刚看了微信,产品今天晚上追到了他追求3年的瑜伽辣妹,搞不懂,一个辣妹怎么看上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细节男的;测试妹子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吃的是海底捞,等我有钱不加班了,一定也要去一次;UI妹子今天自己做了晚饭,他家的金毛帮她拿的快递,真好,回头一定要去他家看看金毛,提东西的话,就狗粮吧。确认一次计划列表,没什么问题就早点回家,洗个澡,明天睡个懒觉,想想就开心。哼着小曲,打开任务计划表,嗯?什么时候添加的学习任务?哎,这个周末又泡汤了。学呗,毕竟当初是自己选择的IT码农。

公司分享周

一月后,今天公司技术分享周,这次轮到我分享了。幸亏我早有准备,《XX技术入门和进阶》我用了一个月的周末时间,现在基本吃透了这个技术。分享会上面,我侃侃而谈,正手一个例子,反手一个demo,他们提出了问题,我打开《XX技术入门和进阶》文档,直接定位问题以及解决方式。看着产品地下了头,露出了抹着生发药膏的秃头;一天提200问题的测试反复的翻着我的demo和ppt,我知道,这次,我,君临天下。他们?蝼蚁而已。

XX技术大火

半年后,谷某歌突然宣布,将XX技术加入了浏览器,并且进行了一个比较大的版本迭代,同时,其公司高层宣称,XX技术符合当前的市场,所以XX技术突然大火。

紧急会议

今天周二,好不容易下午清闲,在掘金摸鱼的我,突然收到了公司技术总部老大的邮件,1小时后,18楼北会议室开紧急会议。问了下周围的人,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收到了通知,惶恐涌上了心头。打开了最近工作任务,服务器正常,前端页面以及兼容正常,app消息发布正常。好像都没什么问题,打开微信群,问了下公司神秘的赵大姐,她说她不清楚,只知道,公司cto今天回来了,并且刚刚去了北会议室,还隐晦的透露了,上次cto回来,就是开除了一个后端老大,谢过了她,盯着电脑,等着即将到来的午时三刻。

右手边的窗户外,乌云慢慢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办公室暗了下来,风雨欲来?

进入会议室,看着前面一向对我颐指气使的技术老大在和cto聊天,微微颤抖的身体透漏出40岁的他弯腰90度的艰难。至今不知道自己命运的我,尴尬的立在了会议室门口,我好像忘记了敲门,我右大腿开始抖了起来,我现在像不像一个门神,我应该怎么给他们打招呼,我退出去再敲门可以吗,我碰见了技术老大的丑事,他会不会之后针对我……

"来了?坐"。cto一句话,我脑子停止了天人之战。技术老大也坐下了,但是他眼睛里面除了尴尬外,还有一丝的恨意。

一丝凉意,从脚底升起,撇了一眼,窗外,已经看不见太阳的痕迹。

"现在市面上XX技术大火,我们公司计划成立一个XX技术部,并且开展一个XX插件库,来适应谷某歌,并且对内进行技术支持,最后目标是对外公开组件库。为了这个目标,我们计划成立一个新的技术部,听说你之前做过这个分享,你好像很熟练这个技术,所以技术老大的人选……"。

走出了会议室,我整个人是蒙的,我成了技术老大了?我将带领一个技术部?我会有自己的办公室?我升职了?

走过走廊时候,西边的光然我眼睛一阵刺痛,原来,下午的太阳也能这么刺眼。

讲师包装

一年后,XX技术推出了1.0系统。于是公司对外发布,公司聘请大佬,进行了XX技术的研究,将研究结果和谷某歌浏览器的底层XX技术相结合,推出了UI组件库1.0,无需任何引入,直接可以使用该组件。XX技术UI组件2.0发布,请了行业大佬,开展了座谈会,我坐在了讲师+技术负责人的座位上,看着整个团队连续半年几乎不眠不休的成果,全部成了我的功劳。而我,坐在了一堆我认识的成名很早的技术大佬们之间。听着他们:江山代有人才出、后浪、昼伏夜出、一鸣惊人等各种话语,我又找到了当初分享周的那种感觉,看着台下和我一起没日没夜研发的小伙伴大大的黑眼圈,高高的发际线,不忍直视,我背过了头,涌出的眼泪,被解读成了对项目的热泪。无数的赞扬飞向了我,我捧起了王冠的同时,研发小伙伴的累累白骨就在台下被修筑成了我的城堡。

两年后, 我成了XX技术大佬,虽然有点违心,但是有钱有名是真的舒服,老家的人以我为傲,七大姑八大姨蜂拥而至,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就是我现在的写照。通过二姑的大姨的儿子的同事介绍,我认识了她,没什么特别狗血的剧情,她家里在催,我家里也在催。我有名有钱,她漂亮还有一点小资。我不在乎她的以前,他不在乎我对电脑配件的热爱。挺好的。

今年我29,我和她结婚了。挺好的。

步入30

今年我30生日。和她一起吃了蛋糕,躺在床上,做一个30岁的感想把。30岁了,有个不错的女朋友,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有一堆自己的电脑配件,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还有这自己恰饭的公众号以及自己的公司团队。提起XX技术,做技术的也能想到我和我的UI组件框架,挺好的。

感觉自己运气真好,拥有自己一切想要的东西。想想几年前贫困潦倒的自己,恍如隔世,熬夜的那种疲惫仿佛现在还能感觉的到。

周围在摇晃,头好像被撕裂,胳膊形状怪异,没法动弹,嘴唇又裂了几个口子,眼睛被眼屎糊住。

我在哪?头好疼,床怎么这么硬?我老婆呢?为什么声控小夜灯这么刺眼?

使劲睁开眼,入眼是一个白色天花板,茫然四顾,陌生又熟悉,"这,这里是?刘哥?你怎么在这里?我怎么",

刘哥打断我说:"去了你们公司,你晕倒在地上,电脑屏幕还在学XX技术,真的是加班不要命呀"。

我加班?晕倒?那么,我的老婆呢?公司呢?XX技术UI组件4.97呢?

我不怕死,更不怕猝死,我只怕我碌碌无为一辈子,更怕老家父母眼睛里面的失望。

死有何难,活才不易。

文章分类
代码人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