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036

程序猿生存指南-61 离巢之鸟

(123) 兔子与狼

2015年仲夏,一场名为「消灭老白兔,引头狼入室」的整风运动在互联网领域悄然展开。

所谓老白兔是指人缘好,讨大家喜欢,却不出业绩,还霸占着资源和机会的老员工。所谓头狼是指有着敏锐嗅觉,一旦嗅到机会就奋不顾身甚至以死相搏的新职员。

这场运动发端于一场行业峰会,由中国互联网某巨头CEO做演讲时提出。大佬的一番高谈阔论宛若海上明灯,给海上迷航的老板们指明了优化员工的方向。

互联网企业闻风跟进,精减人员。业界很快便掀起了一波「把兔子赶走,分粮给头狼,人人当头狼」的浪潮。

纵观大多数企业的发展历程,许多老白兔当年也曾是头狼。他们披肝沥胆,靠透支身体为企业杀出了一条血路。可是如今青春不在,战斗力减退,却不得不被优化出队伍,让路后来人。

我有一种“狡兔死、走狗烹”的悲楚之感。不过,优胜劣汰本就属于自然法则,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商人更不是慈善家。吃技术这碗饭的残酷就在于此,如若你不能持续进步,就很容易就被劲儿头更足的后浪拍死在沙滩上。这也是为什么IT被很多人认为是吃青春饭的行当。

坊间盛传互联网红利已经消退,马上进入衰退期。不过,从我近期的亲身经历来看,事实似乎并非如此。猎头仍然乐此不疲地给我打来电话,劝我跳槽,并许以两倍于我当前工资的高薪。

互联网创业初创公司依旧不断涌现,大量资本不断进场。李冀曾联系过我,说他在北大有个搞校园创业的同学,目前正在孵化一个自行车相关的项目,急需一名技术加入,问我有没有兴趣,可兼职可全职,待遇丰厚,还给期权。我心想都他妈21世纪了,居然还有人在打自行车的主意,能掀起什么风浪?便一口回绝了他。

消灭老白兔的浪潮还未退去,一股缩减招聘岗位的旋风又刮起。行业巨头---阿里巴巴原计划今年招聘1500名应届生,近期却突然宣布缩减校招名额至400人。

业界开始流言四起,风声鹤唳。唱衰互联网的言论开始发酵,一些自媒体开始渲染寒冬将至,程序员的好日子即将走到尽头。贩卖焦虑是自媒体赚取流量屡试不爽的手段。于是,整个行业开始人心惶惶,正式员工纷纷担忧被裁掉,实习生们则开始忧虑转正的形势。

不安的情绪很快就蔓延到了朗云,邓璞韵也未能免俗。她非名校出身,又是本科学历,技术实力也是一般水平,有所担忧实属正常。

邓璞韵几次询问我有关9月初实习生转正的消息,我在康神跟前对自己的徒弟自然是一顿猛夸。康神表示但凡组里有转正名额,肯定会优先考虑邓璞韵。

我那几句美言在康神那里或许起了点作用,但效果极其有限。邓璞韵被优先考虑,更多还是基于她日常的良好表现。有时候态度比实力更为重要。组内另一个实习生---孙哲技术实力很强,但眼高手低,不懂谦逊,性格不怎么讨人喜欢。

我将康神的话转达给邓璞韵,给她吃了颗定心丸。邓璞韵对我是连连感谢,非要请我吃饭。

盛情难却,周五晚上,我俩约在了公司附近的一家锦州烧烤店。

没有李向阳作陪,我同邓璞韵起初还有些拘束。尬聊了一会儿,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些可供深聊的话题。

又是一年求职季,作为过来人,我开始授业解惑,给邓璞韵普及了许多找工作时可能遇到的挫折以及应对措施,还点评了国企、外企,私企的优劣供她参考。

兴之所至,我还聊起了我在国企上班时,同富二代郝硕打牌、年会摇奖被冤枉,离职关小黑屋等一系列趣事,顺带脚还提了提老潘和他的创业项目。

每每面对学弟学妹,我好为人师的缺点就会暴露无遗。再加上邓璞韵总是摆出一副求知欲满满的神情。我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根本就刹不住车。一顿饭下来,烧烤没吃多少,吐沫星子倒是费了不少。

就餐全程基本都是我在慷慨激昂,邓璞韵低声附和。临别时,我向邓璞韵检讨,说自己有些话痨,部分想法略有偏激,仅供她参考。邓璞韵却双手合十,说她受益颇丰。

(124) 康神谈心

又一个傍晚,手头上紧急的活都已经干完,不紧急的活都给安排到了明天。我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举着手机看搞笑视频。

忽地,一股暖流从身后袭来。我赶忙坐直身子,回过头去。康神正弓着腰站在距离我半米处的地方,眼珠浑圆地盯着我的手机屏幕。

我慌忙将手机息屏,努力压制由脖颈往脸颊游走的羞愧。康神指了指对面的会议室,示意我进去谈点事儿。

我心说,完蛋了,这下尴尬了,摸鱼撞枪口上了。

刚进组那会儿,对组内负责的业务不熟悉,本身技术又很菜,我几乎是天天熬夜加班,特别奋进。工作逐渐上手,日子混久了就混成了老油条。外加潜龙一直不死不活的状态,得过且过便成了我的工作常态。

像朗云如此规模的大公司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宁可养闲人,也不轻易解雇人。没有被裁的危机,摸起鱼来,我更加肆无忌惮。

最近一段时间,我陷入了任务凑活凑活能干,锅忍一忍能背,不求进步,干吃老本的状态。康神找我谈话,怕是要敲打我一番。想我曾经也是只头狼,如今快要变成老白兔。也许过不多久,就会沦落为公司要劝退的对象。可悲可叹又可怜。

“大姚,最近怎么样?”康神背靠座椅,双手抱头,向我抛来了一个特别开放的问题。

我心想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混吃等死。

“我上周把kafka的消费集群优化了下。这周正在解决MySql一个慢查询的问题。Redis集群有台机器老是报内存使用率过高,我正在看......”言不由衷,夸大其词是摸鱼人的本性。

“还挺充实。”康神黝黑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我抬起头,仔细阅读康神的面部表情,其上扬的嘴角分明挂着几句潜台词:小样儿,还跟我装,最近常常瞧见你看视频、逛论坛,一天天闲得蛋疼。

康神看穿不说穿是一种大智慧,我看穿别人看穿自己又不说穿自己仍能保持脸不红、心不跳也是本事。

“老大,潜龙3.0的开发需求什么时候能出来呀?”我摆出一副关心业务,积极上进的样子。

“怎么?没活干了?”康神坐直身子,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我。

“不,不,活多着呢。”我摇头如拨浪鼓,“只要想干活,处处都是活,许多遗留的坑都还没填呢。”

“目前公司高层对于潜龙是保是弃还有分歧。几千万的注册用户老板们舍不得放弃,可业务身陷瓶颈,增长乏力,一时也拿不出良策。”康神紧皱眉头,“我最近在争取一个直播相关项目的开发任务。目前咱们组不算实习生还有8个人。上周我跟直播项目的负责人谈了谈,如果咱们过去,他那边能消化组内一半的人。”

“咱们组只能去4个?”我诧异道。

“嗯,不过就算人家全要,咱也不能都去呀,潜龙这边还得留人维护呢。”

康神私下跟我聊这事儿,肯定是想带上我,我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暖意,感激他的提携之恩。

“您打算带我过去?”我眉毛耸动。

“想去就带上你,不过到了那边,少不了加班熬夜。”康神从桌子上捡起一支笔,转动起来,“哎,当下中国互联网整个大环境就是这样。大家都在拼命地往前赶,加班熬夜,唯恐落后。”

“肯定去呀,您去哪儿,我就跟到那儿。”我斩钉截铁道。

圣君需忠臣辅佐,良臣更需明皇赏识。康神绝对是一个值得追随的老大,他明面上讲不出特别敞亮的场面话,可暗地里却不停地给我们争取利益。去年,组内有有几个职级升不上去的老人,都是在康神的据理力争下,往前进了一步。

“最近也不忙,再跟你多聊会儿。”康神笑着连连点头,看了眼手表,继续说:“未来几年有什么打算吗?”

康神抿了抿头发,与我对视,等待着我的答复。康神的头型跟喜剧明星徐峥特像,留光头绝对比现在好看。每每看到他执着于打理那几缕秀发时,我都特想给他剃成光头,然后告诉他,换个发型换一种人生。

未来几年有什么打算?这特像是一道面试题。当初面试朗云时,李波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那时候,我豪情万丈,关于未来,洋洋洒洒地规划了半个小时。

可当现实这座大山横亘在眼前时,我却并没有做愚公,而是做了智叟。原先那些美好又大胆的畅想大都是变成了纸上谈兵,甚至沦为笑柄。也许所谓成长就是慢慢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善良讨生活的普通人罢了。

“说实话,没太想好,只能混一天算一天。”面对真诚待我的康神,我不打算惺惺作态,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够诚实呀,长篇大论听多了,你这破罐子破摔的答案还真令人耳目一新。”康神面露慈祥,“不过,人生还是要有点规划,有目标才有动力嘛。”

“没准儿再干几年,攒点钱我就回老家种地了。”我自嘲道。

“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 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别轻易放弃,北京是个适合年轻人打拼的地方。”

康神不愧是常读古籍的人,开导起人来,还能引经据典,合辙押韵。

不过,康神作为有房有车有户口的新北京人,自然觉得帝都好。可我在这里既无良田又无佳人,长伴我的只有贫困与寂寞。

我哀怨道:“连个窝都没有,攒的钱都贡献给了房东,哪里有什么富贵?”

“在北京打拼,房子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不过,在北京置办个家也并没有你想象地那么难,也不要太悲观。”

“老大,真是难呀,周围的同龄人一谈到房子,大都负能量满满。”

“说说我的北漂经历吧。我是工作后第五年买的房。那时候当北漂跟你们现在的处境一样,大家都觉得北京的房子贵,买不起。我家里并不富裕,父母帮不上忙,一切都得靠自己。我毕业第一年的工资是税前每月8000,除去租房吃喝,一个月能剩下5000就不错了。当时,咱们公司附近一平米是2万多,买个两居室要50多万的首付。我算了下,我至少要攒十年钱才能凑够首付,还是在房价不上涨的前提条件下。可北京的房子怎么可能不涨。”

“是呀,最近又开始涨起来了。咱公司附近都5万多一平米了,王旭那房他去年花400万买的,现在能卖到500万了。”

“王旭家境好,他属于个例。我买房的首付家里帮衬了点,不过不多,大部分是我自己攒的钱。那时我一心就想着赚钱,倒卖ThinkPad水货电脑,给公司开发软件系统。杂七杂八的活只要给钱不违法,我什么都干。”康神顿了顿,若有所思,“当然,得承认现在的形势跟我们当年还是有所区别。当年我们在三环,四环上了车,如今你们可能得要跑去五环,六环了。不过地铁这么方便,住的远点也没什么大问题。我相信,凭借你的实力,几年后房子肯定不再是你留在这个城市的烦恼。”

“嗯,谢谢老大,不过我有时候会自我怀疑,难道我日复一日地打拼只是为了在北京换一座栖身的房子吗?”

“我们要圆滑于世俗,却不能囿于世俗。让父母妻子过得好一点,儿女的成长起点高一些是我们的责任。除此之外,我们更要实现自己的价值。我对自己的期待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做一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事儿,哪怕影响力也只是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老大,我读书少,说不出大道理,对您我就一个字服。这碗鸡汤,我干了。”

“哈哈,但愿不是毒鸡汤。”

离巢之鸟,栉风沐雨,拣尽寒枝,寂寞沙洲。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