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823

程序猿生存指南-59 心花怒放

(119) 老大不在

望京那边有一场由王旭他们公司赞助召开的架构师峰会,康神应邀出席。我在网上扫了一眼大会的行程单,足足要开一整天,不禁喜上眉梢。

工作之中最难得的欢愉时光便是老大突然外出,届时整个人就会有一种无人监视,被放养的感觉。

康神前脚刚走,后脚组内就炸开了锅。开发任务不多又恰逢周五,大家无心工作,于是有人带头侃起了大山。先是几个人聚在一起小规模呢喃,后来演变成了整个组的狂欢。

往常都是我们嫌弃对面运营组太过吵闹,恨不得扇他们大嘴巴子,今天他们向我们这边投来了无数个白眼。

我靠着椅背,翘起二郎腿,摆弄着手机。几分钟前,王旭在朋友圈里更新了几张温婵怀孕写真照。照片中温婵身着薄纱,挺着大肚子,王旭抚摸着她的肚皮,二人相视一笑,幸福溢满整个屏幕。

组内人纷纷感叹王旭是人生赢家,开始聊起他的近况。从朗云走后,王旭很快就成为了他们团队的技术小leader,目前手底下管着三五个人。康神作为技术专家去参加架构师峰会,并进行主题演讲正是由王旭推荐。

而后,话题很快就转到结婚生子这些事儿上,大家很自然地就聊起了房子。紧接着首付款,月供,中介,户口,居住证等问题的探讨开始穿梭于口耳之间。

若是有技术手段能够统计出当下中国的大街小巷里,平房楼宇中人们的攀谈内容,房事相关的话题绝对位居No.1。

集体侃大山这种事儿一般不会由我发起,更不会由我主导。我习惯于聆听,偶尔会发表一下看法,却很少与人争论。

邓璞韵只顾埋头于电脑前,致力于研究我分配给她的那几个小开发任务。

一干人一番胡侃下来,叹气摇头多过欢声笑语。已婚男人受困于家庭压力,恋爱人士品尝着爱情苦楚。对比起来,组内的几位单身汉似乎过得最为潇洒,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但我知道许多人的潇洒仅限于嘴上,其实私底下却是另一番景象。先前,我也时常喊着一个人挺好,可心中却无比期盼与佳人成双。永远不要低估黑夜与寂寞的杀伤力。

走出校园迈入社会后,我发觉周围无论男女,大都很丧。有些人伤感于爱情,有些人愤怒于房价,有些人呼叫着空虚,有些人呐喊着彷徨......

习惯背对阳光,紧盯泥垢尘埃的人多了起来,负面悲观情绪时常蔓延。

当然,也有例外。坐在我旁边的邓璞韵就给人一种阳光普照的感觉。以至于我都怀疑,她心中那个悲伤的小人是不是被她给谋杀了。

更可怕的是,她所表现出来的积极并不是那种读了几篇鸡汤文章,听了几位心灵导师布道后间歇性地上扬,似乎天生如此。

也许是因为她脸上总是挂满笑容,而笑容又总是跟纯真、积极、活泼这些美好的词挂钩,所以才让人觉得她心无忧愁吧。

以我的审美,邓璞韵不能被划分到美女那个行列,只能说有些可爱。不过,她的异性缘却异常的好。她来朗云还不到两个月,前前后后有好几个男生来工位找过她,对她献殷勤。

为了拜访她,小伙子们找了各种借口。明面上伪装成真挚友谊,实则是心花怒放。他们的小心思、小伎俩总能被我一眼看穿。毕竟我也曾像他们一样,天真又慌张。

追求她的小伙大都不会空手而来,有人送爱心小蛋糕,有人带爽口饮料。邓璞韵倒不是那种喜欢收别人礼物的姑娘,只是有时盛情实在难却。那些推脱不掉的零食一部分便宜了李向阳,一部分便宜了我。

自从邓璞韵加入就餐小分队后,我同李向阳的饮食习惯就逐渐偏向川味。邓璞韵有在饭后喝一瓶酸奶的习惯,她说喝酸奶美容养颜。她无辣不欢,脸上却没有一粒痘痘。这令她的话很有说服力。

李向阳学着邓璞韵喝了一段时间的酸奶后,美容养颜的效果不甚明显,多年的便秘倒是有所缓解。

于是,他开始一日三顿,顿顿不离酸奶,即便是经常跑肚拉稀。

(120) 又见佳人

周六,阳光明媚。有位故人要来京,我早早地乘地铁到了北京西站。

西站的北二出站口,过往行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他们从我身旁经过,大都会侧目观察我。我很清楚他们好奇的并不是我,而是我怀中的18朵玫瑰花。

18朵红色玫瑰花由看着像报纸却不是报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纸包裹着。我同它都在等待着一位远道而来的故人。那故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妹。

三天前,华妹在电话里同我诉苦,说她被老板骂了一顿,心情烦闷。我便借机劝她来北京散散心。一番苦口婆心后,她最终接受了我的邀约。

我紧盯着出站口,过滤着乘客。

等了许久,华妹终于出现在了视野之中。彼此眼神相遇,我快步跑向她,她快步走向我。于人群之中,我俩拥抱在了一起。

这一次拥抱,我没有像上几次那般个别器官不受控制地凸起。只觉得周遭甚是安静,车站那些令人聒噪的嘈杂一瞬间都无了踪影。有一种世界之大,唯我与佳人独在的感觉。

我将玫瑰花递到华妹胸前,华妹接过花,展露笑颜。

“哇塞,还有花呢。有没有想我呀?”华妹俏皮道。

“天天都说想你,耳朵怕是都听出茧子了吧?”我打趣道。

“电话里说跟当面说,那感觉是不一样的。”华妹笑嘻嘻道。

“做梦都在想。”我把后半句「害得我不得不经常换洗内裤」给咽了回去。

“最近一段时间,还乖吧?没有跟其他小妹妹打情骂俏吧?”华妹话锋一转,开始查岗。

“微信,QQ,通话记录,短信,邮箱,你随便翻。”

扪心自问,我真地做到了身正,自然不怕影子斜。

得知华妹来帝都后,未曾与她谋过面的王旭非要请我俩吃饭。自打温婵怀孕后,我们师徒二人有些日子没见过面了,确实应该见面巩固下友谊。我征求了华妹的意见,华妹应允了。

是夜,我带着华妹,李向阳带着二次元妹子,王旭带着温婵,我们一行六个人在王旭家附近一个京味餐馆里碰了面。

先前听王旭说过,温婵有点儿产前抑郁,整宿整宿地睡不好觉。再次见面,她的确憔悴了不少,黑眼圈特别重。怀孕的女人,身材走了形,还不能化浓妆,温婵的形象大打折扣。

今天最为难得是李向阳居然把二次元妹子拉到了我们跟前。同在一个公司,我跟二次元妹子虽说多次照面,但鲜有交流。平日里,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不敢亲近。

六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大家相互介绍认识,一一寒暄。

温婵的预产期在12月,孩子大概率是花心的射手座。关于是男孩还是女孩的问题,温婵跟王旭均摇头表示不清楚也没有问医生,生儿生女都是惊喜。王旭想要个女儿,温婵则更喜欢儿子。

不知是社会在进步,还是在自身成长过程中,作为男孩子感受到了太多的艰辛,亦或者说想要女儿代表了政治正确性。周围同龄的男生大多数都表示更喜欢贴心小棉袄。

聊天过程中,我积极地往华妹感兴趣的话题上引导,生怕冷落了她。温蝉看穿了我的心思,主动跟华妹攀谈起来。

二人先是聊化妆品,而后又聊了些育儿方面的知识。华妹虽说不是学医出身,但卖了这么多年的药,在育儿方面颇有心得。女人之间的友谊大都比男人建立的快。

难得好友能聚在一起,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后,讨论的不再是房子车子票子。

二次元妹子全程基本没有参与我们的聊天,只顾低着头玩手机。席间,她出去接了个电话,再次落座后,便表示有点事儿要先走。

天色已晚,李向阳放心不下,要亲自送妹子回去。李向阳边整理衣衫边在我耳边嘀咕:“哥今晚不回去了,沙发,浴室,厨房全都是你的。”

我听出了李向阳的言外之意,心脏不禁咯噔了一下,愤怒与兴奋同时涌上心头。我生怕李向阳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令华妹难堪,便摆手示意他麻溜地滚。

李向阳刚走没几步,突然又折返了回来,似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嘱咐我。他俯身轻拍我的肩膀,小声道:“今晚可要抓住机会。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咱那客厅书柜的顶层有个棕色盒子,盒子里有阿杜,阿杰,小皮鞭,蜡烛什么的。你要是有需求,尽管拿去用。”

李向阳这个老变态。

不过,这厮的一番话让我那原本还算平静的心瞬间起了波澜,一股莫名的真气从丹田直逼太阳穴。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