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398

带了两年团队后,我又要回归码农了 | 掘金年度征文

12月21号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一天是我们组织架构调整后第一次聚会,这一天,我也基本决定了要接蚂蚁的 offer。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讲容易让人感觉它们有某种因果关系,然而实际上它们半点不搭界,只是恰巧发生在同一天。组织架构调整后成立了新的事业部,我们部门的边界也扩大了,更独立了,后来又划了上海分部的前端团队到我这边,然而我的实际工作内容相比之前没有太大不同,公司的发展阶段决定了哪些事我可以做,哪些事我不能碰(譬如搞个什么 Web IDE)。

蚂蚁的面试是 12 月份进行的,我原本想面个 P7,面完之后面试官告诉我他们犹豫了很久觉得还是只能给我 P6+,当时我感觉很挫败。失败这个东西,是相对的,做一件事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对我而言就是失败。不过后来我想通了,我 15 年毕业,做了一年多 iOS,去年开始转前端,虽然自认为我的计算机素养和技术品味还凑合,但毕竟实践不多,在前端这个领域不够深入,所以还是个菜鸡。搜车这两年的一线团队管理经历,提高了我的软素质,单从技术能力的提升而言,增速着实有些疲软(相比于刚毕业那一年来说)。

做这个决定犹豫了很久,工作内容、工作环境、工作地点、收入、同事关系等等,我想了很多。虽然倾向蚂蚁,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隐约感觉这个决定可能会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跟亮哥(从刚进搜车就一直带我直到前些日子组织架构调整的大佬)进行了一场友好亲切的会谈,从个人发展到行业未来,他侃侃而谈,当然感情上还是希望我能留下来。我思来想去悟不透,最后还是做出了一个年轻人的决定,我要去做点感兴趣的事情,我要去写 Web IDE。

以上是“巨变”之一,我要换工作了,以后可以当个快乐的小码农了。

“巨变”之二是,2018年8月2日,我和许一一跑了一趟民政局,领了俩小红本。虽然婚礼还没办,但怎么说呢,我有老婆了。

我和许一一认识有个十来年了,十年之前,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你的闺蜜还是我女朋友,没想到十年之后,我就落入你手,大手牵小手,相约到白头。

事业和爱情,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剩下的就是啃老在杭州买了个房子和车子,虽然付了房子首付后一直在维权,合同都没正式签……但勉强可以算在杭州安家了。刚毕业的时候我以为只要像张艺兴一样努力努力再努力,一年买车三年买房不是梦。然而很奇怪,可能是我没张艺兴帅气,一年后生活给了我迎头痛击,房价 double 了,我的钱包和野心一起枯萎了……爸爸妈妈,老丈人丈母娘,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你们的。

总结完了,展望下 2019 吧,好好写代码,希望能早点晋升……咦?怎么隐约闻到了 flag 的味道。

掘金年度征文 | 2018 与我的技术之路 征文活动正在进行中......

文章分类
代码人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