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117

程序猿生存指南-36 又忆清华

(77) 暖房派对

当下,客厅里有三男四女,共计七人。七人围坐在一个棕色茶几周遭。茶几中央摆有一台电磁炉,电磁炉上架有一口不锈钢锅。

锅内沸水翻腾,火锅底料涌动。肥牛,虾丸,牛肚,土豆片,白薯片,茼蒿,莴笋依次入锅。

难道所谓的暖房party就是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这与我来之前的预想不太一样。在我的认知里,躁动不安的音乐,群魔乱舞的人群以及陌生人之间的艳遇才是party的标配。

眼下,周围尽是陌生人,却无人载歌,亦无人跳舞,更别说艳遇。

眸子投放出的光四下游走,无处安放,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找寻温婵的身影。我有些羞愧,竭力压制。

席间,王旭首先向姑娘们介绍了我跟李向阳,都打着帅哥的名号。温婵紧接着介绍了她带来的三位同事,都冠以美女称谓。

如今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帅哥美女。我们五位客人轮流点头,挤出社交式的微笑。

此后,四位女生围在一起聊着她们的话题。王旭,李向阳跟我则沉浸于谈论在朗云的趣事。我们虽成圆形围坐,却逐渐形成了两个聊天圈子。

所谓party,不一起high怎么成。社交王子李向阳出手了。他拆开啤酒的包装箱,一罐罐递上餐桌,随即起身举着酒说道:“火锅配酒,越吃越有。咱们先走一圈,恭贺王旭与温婵的乔迁之喜。”

我们叩开易拉罐,纷纷起立与主人碰杯。王旭与温婵嘴上是连连感谢。

眼前这对璧人,彼此间满是爱慕的眼神。糖果与柠檬的味道在我的腹中反复交织。可能是喝了口啤酒的缘故,苦涩最终占据了上风。

一篮子菜入锅,不消片刻就被扫荡一空。一盆子肉下水,三下五除二就被瓜分完毕。大家吃得很有兴致,几位姑娘纷纷夸赞火锅底料可口。

酒过三巡,李向阳胆子大了起来,借着酒劲,扭着大屁股,一头扎进了姑娘堆里:“初次见面,我挨个儿敬姑娘们一杯。”

姑娘们纷纷面露笑意,依次李向阳碰杯。兴致所至,李向阳特别干脆,「感情深,口口闷」,连续四罐啤酒下肚,引得姑娘们爆发出阵阵喝彩。

李向阳越是这般八面玲珑,我在一旁越是尴尬不已。同是来宾,我若像个闷葫芦一般,只顾吃喝,不言不语终归说不过去。

我找寻合适时机,开启话题:“师父你跟温婵高中就在一起了,算下来都快十年了,有什么爱情保鲜秘诀吗?给大家分享下呗。”

一个女生附和道:“哇,都这么久了,七年之痒都熬过来了。”

所谓七年之痒,也不知被哪位情感专家随口这么一说,就成了恋爱的分水岭。

我虽没谈过这么旷久的恋爱,但对于七年之痒的说法,却并不敢苟同。我总觉得两情相悦肯定能敌得过岁月绵长。

另一个女生接着说:“我们高中禁止搞对象,抓住一个开除一个。”

最后一个女生起哄道:“很想八卦一下,你俩谁追的谁呀?”

众人的目光在两位主人身上交换,期待有一方坦白从宽。

李向阳凑上前道:“还用问吗?肯定是王旭先出的手呀。”

王旭面露得意:“可不尽然啊,想当年我可是我们高中的校草。”

李向阳挖苦道:“就你这尖嘴猴腮的样儿,还校草呢?你们学校是不是被野火烧过?”

毒舌李向阳向来多惊人之语,霎那间,屋子被笑声填满。

(78) 又忆清华

温婵笑得直捂着肚子,缓了好大一会儿,才平复情绪,慢声细语道:“高中那会儿,我是个大胖子,废了老大劲儿才追到校草呢。”

大家纷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王旭从兜里掏出手机,点亮屏幕,摇晃着说:“大家不信?我这里有温婵高中时候的照片,你们看不看?”

众人异口同声道:“看。”

温婵顿时花容失色,越过人群,扑向王旭,将其摁倒在沙发上,边抢手机边骂道:“王旭,你大爷的,你不是说早删了吗?”

李向阳眼疾手快,一把抢过王旭的手机。众人瞬时都围了上去。李向阳一张张翻阅,我们细瞧慢看,并未发现什么温婵高中时候的照片,全都是二人秀恩爱的合照。

众人败兴散开,温婵这才长舒一口气。

果真每一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大学真的是整容院?无图无真相。对于温婵的说辞,我们都表示怀疑,更愿意相信她是天生丽质。

许是酒精催化的效果,大家逐渐放下矜持,互相攀谈多了起来。

当然,更多的还是李向阳跟姑娘们阡陌交通。他很擅长制造谈资,众人的目光始终聚焦在他身上。

酒已经喝光,可大家明显还未尽兴。王旭见状,穿上羽绒服,去楼下买酒。

没了王旭作陪,又无新人问津,我坐在一隅,玩起了手机。细心的温婵发现了我的不自在,她挪动身子靠近我,主动与我搭话。

我同温婵并不太熟,只尬聊了几句,很快就陷入了无话可说的境地。

好在王旭很快就买酒回来。分完酒后,他凑到我跟前,小声对我说:“我问过温婵,她那三位同事都还单着呢?”

实话讲,对于温婵带来的三位女同事,我并没有太大兴趣。另外,明显也能看得出人家对我更是兴趣不大。

可我要是直接回绝也并不合适,会显得我这人太过挑剔。我只好往李向阳身上推:“向阳肯定感兴趣,你看他那殷勤样儿。”

王旭笑眯眯道:“那就是都没看上呗。”

我打岔道:“面好了,咱吃面。”

王旭盛了一碗火锅面给我,中断了给我介绍对象的话题。

香味四溢,李向阳像只哈巴狗一样,挺着鼻子嗅到了锅前。他端着碗,拿起筷子在锅里捞了半碗。见我们三个老爷们大快朵颐,姑娘们也都来了食欲。我把剩余的火锅面煮上。面很快又被瓜分完毕。

酒足饭饱,考虑到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也不好浪到太晚,于是大家挥手作别。地铁上,李向阳跟姑娘们互相加了微信,又是一路畅聊。

哎,想来也是失败。为何我就不能像李向阳那般与异性朋友谈笑风生?果真是脸皮厚,妹子撩不够。

回到公寓,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大胸姐与温婵在我脑袋里如跑马灯般盘旋。

大胸姐是尤物,温婵是白兔。在武侠小说里,尤物大都是毒物,谁碰谁倒霉。可垂涎师娘,又是欺师灭祖的大罪。

我努力矫正自己的思想,告诫自己万万不要惦念天鹅,安心做一只蛤蟆。忽地,前些日子梦到的汪清华又开始在我脑袋里乱窜。

遥想当年,我与伊人亦是高中同学,还是同桌。如能再续前缘,或许也能像王旭与温婵这样伉俪情深,成为佳话。

想我清华妹子,论相貌,论身段,丝毫不逊色于温婵。当然女大十八变,多年未见,我并不知如今佳人是何模样。不过,好底子在那儿摆着,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吧。

于是,一首经典老歌瞬间占据心房:我要找到你,喊出你的名字,打开幸福的盒子......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