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105

程序猿生存指南-35 倾城师娘

(74) 王旭新巢

在众租户的再三投诉下,房东老太最终妥协,雇人更换了一批新暖气片。幸福公寓的室内温度这才升了上去。

黄飞终于下定决心投身IT行业,他花了两万八报名了一家培训机构,学习安卓开发。因为每天要去中关村上课,便不得不辞去了幸福公寓保安这份工作。

房东老太重新雇了个小伙子替代他,那小伙与黄飞一样,也是高中辍学,北漂帝都。老太一前一后解决了两位辍学少年的就业问题,也真是功德无量。

新的一天,盖伦用它那尖锐的喵喵声把我吵醒。我睁开眼,拉开窗帘一角,天已经大亮。

光明不总是令人喜悦,譬如熬夜后第二天的晨曦。好在玻璃上的霜花减弱了光照强度,冬日暖阳倒也不刺眼。

每天早上八点,盖伦会准时爬上我的床,正负误差不会超过十分钟。它喜欢沿着床沿边游走边嘶吼,摆出一副巡视领土、宣示主权的模样,比闹钟更能让人精神抖擞。

在我四下寻觅手机的间隙,盖伦悄悄地钻进了我的被窝。它浑身散发着令人不悦的臭味,明显是刚拉完屎。

我不能任其在被窝里横冲直撞,赶忙掀开被子,挥舞着手臂驱赶它。它并未就范,反而直勾勾地瞪着我,满是杀气。

我抄起枕头,欲向它砸去。它忽地弓起身子,腾空而起,主动袭来。

一番打斗,我最终沦为战败者,不得不缴出鱼干罐头;作为胜利方,盖伦摇晃尾巴,享用着美味佳肴。

与猫斗其乐无穷,其伤也无穷。

与盖伦打闹过后,脑袋处于极度兴奋状态,很难再次入睡。我便拿起手机,刷起了新闻资讯。久不联络的王旭突然给我发来微信,诚邀我去参加他新房的暖屋party。

眼下,996的工作节奏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我只觉得脖颈僵硬,腰酸背痛,实在是懒得动弹。

婉拒王旭邀约的借口都已经想好了,正欲在输入框里打字,李向阳那厮给我打来电话。

但凡这种热闹聚会,社交小王子定然不会缺席。电话里他絮叨不休,让我一定要跟他结伴同行。我不愿扫了别人兴致,便顺了李向阳的心意。

当然,我得承认迫使我鼓足勇气,跨越半个北京城去拜访王旭的众多缘由中,那位只有几面之缘的师娘其实起了很大作用。

初次登门,我跟李向阳都没空手。我买了一箱水果,李向阳拎了一打啤酒。我乘地铁坐公交,辗转来到了朝阳区。

王旭的新巢位于东四环,是某国营棉纺厂的家属院。院子方方正正,十几栋六层板楼摆放得错落有致。

板楼皆是青灰色的外墙体,狭小的单元门,看上去至少有三十年的楼龄。房子虽旧,但位置极佳,出门走几步便是地铁口,还是朝阳区一所重点小学的学区。

先前,王旭曾多次感叹这破房子掏空了他爹的钱包,越琢磨越觉得亏,那些钱在他们省会买栋联排别墅外加一辆代步车,还有富余。

李向阳则不以为然,他认为不出十年,王旭这400万的房产保守估计能卖到700万。如果行情更好,王旭跻身千万身价不成问题。

(75) 千万豪宅

单元门里堆积了几辆破旧自行车,车身上积满了灰尘。参照灰尘的厚度,车子搁置于此至少一年有余。

楼梯间坑洼的墙上满是办证小广告,若不是在帝都,就这破房子能值400万?

王旭家在三层,属于黄金楼层。我跟李向阳拎着礼物,爬到三楼王旭家门口。王旭家正大门敞开,肉眼可见尘土从屋里往楼道里游曳,十分呛人。

我往屋里探了一眼。王旭正带着口罩,弓着腰打扫卫生,头上戴着一顶旧报纸折成的帽子,一副粉刷匠的模样。

我敲了敲门,王旭回身瞧见了我俩,快速放下扫帚,招呼我俩进了门。

我把怀里的一箱水果放在客厅地板上,而后四下张望,打量着眼前四万多一平米的房子。

客厅很空荡,只有一排沙发,一个茶几,几个板凳。墙角一隅堆放着几箱建筑垃圾。墙体散发着石灰的味道,有些呛鼻。

我问道:“还没搬进来呢?”

王旭指着沙发上示意我跟李向阳坐下:“刚装修完,先散散味,家具都还没置办全呢。”

半晌不见女主人,李向阳好奇道:“温婵呢?”

王旭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她出去采购食材了。”

屋子虽然还未入住,但暖气已经开通,公家房的暖气特别给力,热的人透不过气来。我脱掉羽绒服,端坐沙发上。王旭拎着电热水壶去厨房接水。

李向阳转身往卧室方向走去,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啧啧称赞道:“王旭,户型挺不错呀,标准的全南向眼镜房。”

王旭从厨房出来,冲着李向阳伸出大拇指道:“行家呀,看房的时候,中介也这么说。”

我提出疑问:“什么眼镜房?”

李向阳一边比划一边说:“你看这小客厅的左右两侧一边一个大卧室。你要是从空中俯瞰,这房子的户型像不像一副眼镜?”

我顺着李向阳的引导联想,恍然。

想到李向阳最近老是跟我抱怨加班苦,后悔进入互联网这个拿命换钱的行业,我便挖苦道:“向阳,你干脆别做产品经理了,直接去应聘房产中介,就咱这业务水平,都不用岗前培训。”

王旭连连点头:“你还真别说,房产中介挣得可不比咱们少。卖出一个房子他们提2个百分点,我这400多万的房,光给他们付中介费就花了9万多。你说一个月要是卖上十套,一年得挣多少钱?”

李向阳摆手:“你可拉倒吧,每天看那么多豪宅,没有一栋是自己能买得起的。时间一长,那还不得抑郁症?”

我反驳道:“你这就瞎扯了,那银行柜员每天过手百十万,也没见一个疯了的?”

热水壶呜呜作响,王旭拿出一次性纸杯,给我和李向阳一人倒了一杯热水。他将水递到我俩跟前,问道:“你俩最近怎么样?”

李向阳指着自己的脸颊说:“你看我这脸色,分明写着四个大字,濒临猝死。”

我把纸杯捧在手里,热水暖手,手又连着心,补充道:“大boss一直在催潜龙的开发进度,下下周潜龙就要正式对外发布了。”

王旭说:“刷新闻的时候,我看到已经有新闻稿在为潜龙预热了。”

李向阳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先给市场放点风,提高一下大家的关注度,运营惯用的推广手段。”

潜龙只是我们朗云内部的研发代号,新产品对外真实的名字是「日日资讯」。

元旦时,潜龙会正式对外发布,届时各大手机应用市场也会重点推介。到那时,正式与风头正劲的「头头是道」对标,究竟鹿死谁手?大家都很期待。

(76) 倾城师娘

天慢慢黑了下来。王旭给温婵打去了电话,温婵说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等待总是显得时间漫长,王旭找来一包葵花籽,我们仨边嗑瓜子边聊天。

我问王旭:“在新公司还适应吗?”

王旭说:“福利比不上朗云,但加班比朗云少,健身计划终于可以付诸实践了。”

李向阳耸动眉毛,坏笑道:“备孕呢?”

王旭笑而不语。

不否定就是肯定,我顿生羡慕:“你这有房有媳妇,明年再有车有娃,然后再养条狗,人生简直完美。”

说到动物,王旭忽地惦念上了我家盖伦:“大姚,最近看你朋友圈经常晒猫,温婵特喜欢猫,什么时候你家盖伦生崽了,送我们一个。”

李向阳两眼放光:“我也预定一个,给我妈找点事儿做,免得她一天天烦我。”

我自嘲:“我都还没配偶呢,哪有心思帮它找交配对象?我准备过段时间给它做下绝育。”

王旭笑盈盈道:“等会儿还要来几个妹子,都是温婵的同事。”

我开玩笑道:“怎么暖屋party要改成相亲大会?有爆灯环节吗?”

“《非诚勿扰》看多了吧,咱不用那么麻烦。”王旭拍着胸脯道,“你要是看上哪个了?直接跟我说,哥帮你穿针引线。”

李向阳盯着王旭,眼里满是桃花:“旭爷,还有我这条单身狗呢,也亟需关怀?”

王旭翻着白眼:“你就别乱搅和了,跟行政部那二次元妹子到哪一步了?”

李向阳黯然神伤:“哎,二次表白被拒,目前正当她哥哥呢,流行一点儿说是丫男闺蜜。”

王旭狐疑道:“人家妹子比你小5岁,你俩能尿到一个壶里吗?”

二次元?妹子?小五岁?男闺蜜?这都什么情况?李向阳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我冲李向阳送去眼神杀,埋怨道:“老李,我师父从朗云走后,每天陪你吃饭闲逛的人可是我。什么二次元妹子?什么男闺蜜?怎么都没听你提过?我他妈还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行政部那个大胸姐呢?”

李向阳一脸淫笑道:“大胸姐谁不喜欢?不过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咱可高攀不起。”

王旭八卦道:“大胸姐离过婚吧。”

李向阳皱着眉头,心存疑虑:“不能吧,你听谁说的?”

王旭甚至笃定:“侯鹏追过她,侯鹏跟我说的。”

李向阳轻蔑道:“我估计呀,大胸姐是为了防止侯鹏对她死缠烂打,才想出来这么一条妙计。”

侯鹏他妈的又是谁?我越听越迷糊。二人一唱一和,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撩拨了起来。

我求助王旭,王旭答疑解惑:“侯鹏原来是咱们组的高级专家,年初跳槽走了,你没见过。”

李向阳见缝插针道:“你们组可真是人才辈出。康神,大飞哥,侯鹏这都是名声在外的风云人物。康神,技术大咖,但活泼不足。大飞哥,猥琐有余,然胆子忒小。要说我最佩服的还是侯鹏,敢爱敢恨,是条汉子。”

王旭点头附和:“那必须的铁血真汉子,去年年会上,他当众表白大胸姐那出儿,可是霸占了公司内网一个月的热门话题榜。”

我竖着耳朵,细细聆听组内大佬们前尘往事的兴趣,不想错过任何细节。在侯鹏跟大胸姐的故事马上进入高潮之际,温婵推门而入。

女主人驾到,作为客人,我跟李向阳立马起身,笑脸迎接。属于男人之间的话题就此终止。

温婵前脚进屋,后脚又跟上来了三位女生。四人手上均拎着大大小小若干食品袋。袋中装有黄瓜,茼蒿,白菜,萝卜等当下时蔬。

毫无疑问,今晚的party要吃火锅了。

我们三位绅士接过姑娘们手上的东西,将其放至厨房。我不经意间把四位姑娘挨个打量了一番,最后视线完全聚焦在了温婵身上。

近距离观察师娘,真是心旷神怡。其肤白如雪,其貌美如花,其腿长又直,其胸......

王旭上辈子怕是拯救了银河系,才换得如此绝世佳人。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