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0206

程序猿生存指南-18 养儿防老

(37) 求助电话

日子熬到了周末。

没有想去玩的地方,亦没有陪玩的人,但我还是期盼周末,从每周一就开始期盼。

周六晚上,我光着膀子坐在电脑前玩仙剑。

游戏正酣时,突然从屋外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声响。

随后一声响彻云霄的CNM在公寓走廊里回荡。大于17米长的走廊满足产生回声的条件。于是,余音绕梁,久久不能散去。

骂人者中气十足,声如洪钟。闻声识人,应该是住我隔壁的健身大哥---柳力。

我推开门,果不其然。

当下,健身大哥正跟门卫小哥扭打在一起。二人面红耳赤,手脚并用,互有损伤。狠话与脏话在走廊里交替穿梭。

几个女租户推开门,瞧见状况后,立马又关上门,生怕惹火烧身;几个男租户有开着门看热闹的,也有上前欲劝架的;当然,还有我这样正犹豫是关门,是看热闹,还是前去劝架的。

虽然健身大哥有着一身的腱子肉,但目前来看,他似乎并没有占据上风。因为门卫小哥手上有一根警棍,一寸长一寸强。

泰山压顶,黑虎掏心,猴子偷桃,公鸡啄米,武二郎打虎,司马光砸缸……二人招数变化无穷。

眼下这个情形,我也不知道该帮谁,因为这两个人我都不太喜欢。

住我隔壁的健身大哥总喜欢把垃圾堆在门外,搞得走廊里臭气熏天。

而门卫小哥又是个势利眼,经常借着职务之便,吃拿卡要,占尽小便宜。

二人从走廊一头打到另一头,均已经气喘吁吁。打得有些累了,门卫小哥便扶着墙休整。健身大哥趁其不备,一把夺过门卫小哥手上的警棍。

目前,双方应该可以开始分胜负了。失去了武器的门卫小哥,免不了被一顿煎炒烹炸。

不过,门卫小哥倒是挺识时务,他没有选择硬撑,而是撒腿就跑。

健身大哥见状后,愣了片刻,而后冷笑了几声,飞奔追了出去。

楼道里一片狼藉,散落了一地的垃圾发出阵阵酸臭味。

看客们大都捂住口鼻,回身扣上房门,热闹暂时告一段落。

我已无心游戏,选择躺在床上,静静聆听着屋外的声响。

由于下午经历了一个长长的午睡,此时我巨有精神,迟迟唤不来困意。

于是,我一边摆弄手机,一边等待健身大哥与门卫小哥的王者归来。

王者没有等来,最终我见到了周公。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许久不联络的老潘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自从我俩分道扬镳后,老潘这厮就深陷爱情的泥淖,不可自拔。

久不碰面,我跟老潘的交流日益减少,最后趋近于零。

当然,老潘也不是那种有了媳妇忘了爹的人。他偶尔也会在我朋友圈的状态下回复形如“大姚有空出来聚聚呀、大姚周末去后海喝酒呀、大姚撸串否......”

起初我也是贱,竟以为老潘是真情实意,便借坡下驴,答复他:“那明天可好、周日怎样?”

然后,老潘就会陷入长时间的沉默。隔了许久,他终于找寻到了拒绝我的说辞。

什么家里养的猫要去做绝育、女朋友闺蜜来北京需要陪逛、公司部门要团建聚餐等等。

三番五次鼻子碰灰,我总算是看清了老潘那虚情假意的嘴脸,也就不再自讨没趣。

半夜三更,老潘找我,指定没什么好事儿。我睡眼朦胧,打开手机的扬声器,漫不经心道:“潘总,都你妈几点了?”

老潘沉默片刻,而后语气凝重道:“手里有钱吗?”

想到上周他刚在朋友圈晒了跟李亚男去日本京都游玩的照片,我猜测这厮一定是泡妞把钱给造没了。目前应该是到了山穷水尽,家里揭不开锅的境地。

我挖苦道:“李亚男把你吃空了?你挣得可不比我少啊。”

老潘叹了一口气:“哎,我爸住院了。”

处于迷糊状态的我瞬间清醒了过来,我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壁灯。

我问老潘:“在哪儿?北京吗?”

老潘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许哭腔:“嗯,阜外医院。”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回话:“好,我马上就过去。”

我从抽屉里找出信用卡,揣进兜里。

入职朗云后,为了给王旭涨信用卡积分,在他的推荐下,我办了张招商银行信用卡。

鉴于朗云员工的信誉比较好,信用卡的额度目前已经累积到了五万。

(38) 养儿防老

夜已经深了,楼道里一片寂静。

我小心翼翼地锁上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出公寓大门。

健身大哥与保安小哥正坐在公寓门口的台阶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二人手里还都夹着烟卷,吞云吐雾,互诉衷肠。

保安小哥不停地揉搓着胳膊,胳膊周围泛着红色,想必是在先前的决斗中受了伤。健身大哥黑T恤衫的领子豁了个大口子,应该是保安小哥的杰作。

讲道理,二人此时应该是剑拔弩张,互相捅刀,可呈现在我眼前的却是反常的和谐画面。

缘何刚才还互骂祖宗,扬言弄死对方的两个人,突然间就握手言欢了呢?我满是狐疑。

不过,当下我并没有太多功夫去深究,老潘那里急需我。

我叫了辆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了阜外医院,在脑卒中重症监护室外见到了老潘。

老潘比上次见面胖了许多,还留起了长发和山羊胡,一副浪荡公子哥的造型,跟富二代郝公子是一个套路。

想必是受李亚男影响,没有人家富二代的命,却拼命扮演富二代,难不难受?别不别扭?

老潘快步迎上来,我掏出信用卡递给了他:“卡上有五万的额度,你先拿去用,应应急。”

老潘接过信用卡,双手合十:“真不想用你的钱,我这实在是没办法了。上个月为了给李亚男冲业绩,存款都买了她公司的理财产品。我爸这刚住院没多久,信用卡的额度就刷光了。”

几个月前,李亚男跳槽去了一家新成立的P2P公司做理财顾问。为了帮李亚男拓展客户,老潘几次打电话给我,向我推荐李亚男公司的理财产品。

对于新兴事物,我一向持谨慎态度,不会轻易尝试,便拒绝了他的好意,为此老潘还有点不太高兴。

去年潘弟结婚买房,老潘补贴家里不少。年初跟李亚男结识后,二人一直过着奢靡生活,花销也是不菲。据我所知,老潘并没攒下多少积蓄。

即便如此,为了给李亚男冲业绩,他还是把手头仅有的三万块钱投了进去。不知精明的老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还是被理财产品的高收益迷住了心窍。

我扫视周遭,并未见到李亚男,便随口问了一句:“李亚男没来呀?”

刚才还一脸和气的老潘突然面露狰狞,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我现在真想抽她。”

老潘一向是宠妻狂魔,今天一反常态。我大吃一惊:“怎么?吵架了?”

老潘咽了咽唾沫:“下午我爸被急救车送来北京,我给她打去电话,让她买点洗簌用品带过来。她说她正在跟一个很重要的大客户谈业务,实在走不开。这我他妈的都忍了。后来她忙完了那狗屁大客户,给我打来电话,第一句竟然是问我晚上吃什么?感情我爸这都住进重症监护室了,她竟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

说着说着,老潘啪啪甩了自己两嘴巴子,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想必也是因为潘父目前情况危急,他内心极度慌张,才会如此激动。

我拉住老潘的手,说道:“我艹,你疯了。”

老潘眼角泛着泪光,带着些许哭腔道:“我他妈真是眼瞎了,怎么找了这么个主儿。明天就分,不,他妈的现在就分。”

老潘掏出手机给李亚男打了过去。对方却一直是关机状态,无法接通。

“哥,咋啦?”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一个染着黄毛的小伙从走廊的长椅上坐了起来。

老潘白了黄毛一眼:“没咋地,咱爸都这样了,你还能睡着,我也真是佩服你。”

黄毛走上前来,老潘指着他对我说:“这是我弟,潘伟虎。”

我心说潘父给孩子起名也真是随意,要是老潘再有个三弟,大概率会叫潘伟豹。

黄毛伸出手:“哥,麻烦您了。”

我伸手过去,跟黄毛象征性地握了握。

黄毛见老潘不愿搭理他,便很知趣道:“哥,你们聊,我下去抽根烟。”

黄毛从兜里掏出烟盒,一边点烟一边往楼下走去。

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时不时地从病房里走出来,询问老潘这个药用不用?那个药打不打?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老潘始终就是一句话:“紧着好的、能救命的用。”

医生的每一次询问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的信用卡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39) 失了风度

忙活了大半夜,等医生告知潘父已脱离生命危险时,晨雾升起,天已经大亮。

期间,老潘多次劝我回去休息。晚上光顾着看保安小哥与健身大哥的热闹,本来睡得就晚。再加上三更半夜,老潘又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当下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

不过,瞧见潘弟那副不靠谱的样儿,我又觉得老潘一个人在医院肯定忙不过来,也就没走。

在他乡,朋友即是兄弟,更何况我跟老潘有着曾同室而眠的交情。

潘父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老潘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执意让我走。

我转身欲出病房,这时李亚男拎着一袋子水果迎面走了过来。咣当咣当,银色高跟鞋敲打着地板。

我跟李亚男打了个照面,互相点了点头。彼此并不太熟,也就没继续寒暄。

我望了眼老潘,只见他脸色突变,忽地凶神恶煞起来。一股寒气从身后袭来,周遭气氛有些不对劲,我便收住了脚步。

老潘迎上前,一把抢过李亚男手上的水果袋,使劲往地上一摔。苹果、橙子在狭小的病房里,四下滚落。

老潘努力压着怒火:“让你买的脸盆毛巾,牙缸牙刷呢?你拎一袋子水果来给谁吃?”

老潘先是小声嘀咕而后声音越来越大,最后都快要蹦起来了。

虽然老潘平日脾气有些暴躁,但我从未见过他对女人如此失态。我赶忙上前劝阻,免得扩大事态。

可老潘却不依不饶,他硬拉着李亚男的胳膊往病床那里凑,边走边喊:“你过来,看看床上躺着的那个,嘴巴插着管子,你觉得他能吃吗?”

潘父隔壁病床上住了一位半身不遂的老汉。想必是被吵闹声打扰到了休息,老汉不住地哼唧。

老汉那虚弱状态就算心里有火也发不出来,不过他旁边的陪护大婶可一看就不是善茬。大婶紧盯着老潘,操着一口浓重的京腔:“喂喂,医院不是打架的地儿,要闹出去闹,别影响我们家老头子,他经不住。”

老潘瞪着北京大妈,宛若一头看见了红布的斗牛。瞧他那架势想要把火撒到北京大妈身上。我赶忙上前拦住了他,把他推出了病房外。

李亚男气得脸色苍白,蹲下身子,一一捡起散落四处的水果。随后跑出病房,走到楼道尽头,把水果一股脑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老潘站在楼道里,靠墙弓着腰,气喘吁吁。我的视线在老潘跟李亚男身上来回交换。李亚男扔完垃圾,从楼道尽头快步向老潘走去,手还攥着拳头。

李亚男大有河东狮吼的架势,我挡住了李亚男,规劝她别跟老潘一般见识,先回家,回头我让老潘一定负荆请罪。

李亚男长舒一口气,最终听从了我的建议,转身欲走。忽地,老潘快跑两步,挡住了李亚男的去路,而后一把拉住她,双手用力将她摁在了墙上。

老潘恶狠狠道:“把我在你们公司存的理财钱赶紧给我取出来,我这着急用。”

李亚男费尽力气,企图挣脱开束缚,却也徒然,便摆出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姿态,还用言语刺激老潘道:“当初是签了合同的,三年的定期,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要。”

老潘气的胸脯上下颤抖,骂道:“cnm,那钱要拿来救命的。”

李亚男眼泪瞬间决堤般涌出,很快就哭花了妆容,可她并未屈服,语气更加强硬道:“潘伟龙,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

楼道里陆续有人上前围观,大家对老潘指指点点。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开始劝说老潘,几个富有正义感的中年男子准备出手搭救李亚男。

我上前把老潘拉开,劝慰他钱的事儿日后再说,当下是好好照料他爸。

在众人不断地施压下,老潘最终松开了手,怒气无处安放,便都聚集到了脸上,令人不寒而栗。

李亚男活动了下手腕,一边擦拭眼泪,一边展平褶皱的衬衣。

老潘扭过头去,摆出一副老子多看你一眼老子死全家的神态,却又忍不住用余光扫视身后这位泪人。

僵持片刻后,李亚男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朝着楼梯口跑去,而后光速般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看热闹的人都散了,老潘点了一支烟,刚送到嘴边,就被值班护士给抢了过去。护士指着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牌子,把老潘好生数落了一顿。

老潘欲哭无泪。

我陪着老潘在楼道里静默了十多分钟,他的情绪这才有所好转。安抚好老潘后,我困得天昏地暗,实在扛不住了,起身回家。

刚走到楼梯口,潘弟拎着两个煎饼果子从楼下晃晃悠悠地走了上来,嘴角还残留着一些豆腐脑的卤子,看来是刚刚饱餐了一顿老北京早点。

潘弟一边比划一边说:“大门口有个医闹跟保安打了起来,脑袋都出血了,警察都来了......”

老潘抢过潘弟手中的煎饼,塞给了我一个:“大姚,先吃个煎饼垫垫肚子,我爸这算是稳住了,今天真是多亏你了。”

我拍了拍老潘肩膀,安慰说:“都会好起来的。”

老潘一脸真诚:“大恩不言谢,那钱我尽快还你。”

我摆手道:“不急,你先过了眼下这关再说吧。”

我再次挥手,转身走到楼梯口时,听到身后传来潘弟的声音。他正向老潘询问附近哪里有网吧。

我不禁叹了口气,开始心疼起老潘来。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文章分类
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