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生存指南-2 抽奖事件

·  阅读 11930

(4) 抽奖事件

时光匆匆,日子很快就来到了2013年的年尾。

岁末,公司部门组织年会。部门老总为了活跃年会气氛,下达任务“每个组至少出一个晚会节目,形式不限”。

组长老周再三动员,可组内就是没人愿意登台表演。民主行不通,老周只好独裁。他登上点将台,我们几个入职不久的新员工便首当其冲。

在唱歌、跳舞等才艺表演方面完全没有天赋的我着实犯了难。

其实不单单是我,随着年岁增长,对于这种抛头露脸甚至丢人现眼的事儿,大家基本都持抵触心理。更何况我们这群以低调务实著称的程序员们。

可军令如山,谁也不敢违抗。我们几个新员工只得硬着头皮琢磨节目。

年会召开的前一周,部门老总又给我们组分配了个小任务:“为年会写一个摇奖程序”。

我主动请缨,作为奖励,老周免除了我表演节目的徭役,我欢喜得不行。

摇奖程序实现起来并不复杂,只要做到公平随机就行。我利用晚上空闲时间,简单地实现了一版。

为了让最后的摇奖结果呈现得绚丽一点,增加游戏趣味性,我又熬了几个晚上做了些酷炫的动画。

入职半年多了,作为程序员,终于为公司写了几百行代码,我甚是欣慰。

由于近几年公司效益不好,加上政府对于国企大吃大喝的风气开始加强管控的缘故,部门的年会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去星级大酒店,而是选择了公司所在大厦的地下食堂。

年会当天,整个部门近三百多号人把食堂挤得满满当当。各级领导讲话是难免的,无非是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辛勤工作,公司在谁谁领导下再创新辉煌......

冗余又无趣的讲话,大家昏昏欲睡。

此后,诗朗诵,胸口碎大石,口吞大宝剑......走马观花式的节目表演。除了几个长相漂亮女员工的肚皮舞引起了一点小轰动外,大多数节目都毫无新意。

终于节目表演完毕,年会便进入了最激动人心的抽奖环节。

虽说那抽奖程序,我私底下演示了不下几十遍,组长老周也特别重视,再三确认过程序没有问题,可我内心还是不受控制地忐忑。

在主持人的呼唤以及观众的掌声中,部门老总缓缓走向舞台中央。大屏幕被点亮,摇奖页面载入。

侧耳于嘈杂中,我听到周围有人夸赞抽奖页面很酷炫,内心自然满是得意。不过伴随得意而来的还有莫名的紧张,身子竟不由地哆嗦起来。

年会的终极大奖是一台苹果公司新出的iPad。大家私底下议论纷纷。很多人说中奖的肯定是部门领导,摇奖程序里早就写好了。

作为摇奖程序的设计者,我在一旁呵呵不语,心说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老总先抽了几个小的奖项,程序运行正常,动画流畅,中奖页面展现在大屏幕上时特别炫酷。

摇奖之余,老总还特意夸赞了今年的摇奖程序做得不错,可以推广到其他兄弟部门。

专门从总部赶来参加部门年会的集团副总裁负责终极大奖的抽取。他伫立舞台,笑容可掬。一声令下,我们北京分部全体员工的名字在大屏幕上往复滚动。

在副总裁一声“停”后,中奖动画徐徐载入。

我是万万没想到,最终定格在屏幕之上名字竟然是“姚博启”。

我第一时间回头望了眼组长老周,从他脸上那强挤出的笑容里,我并没有看出来是祝贺。

我那脖根,脸颊开始不争气地泛红,任凭我竭力压制。

主持人不停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只得硬着头皮跑上舞台。我弯腰从副总裁的手里接过了那台崭新的iPad,就像是接过了一枚随时都会爆破的炸弹。

抱着大奖跑下舞台,在路过老周身旁时,我特意瞄了他一眼。老周的视线明明撞到了我,可他却无视我,还故意侧过身子,跟他身旁的人聊天。

我心说老周这明显是在怀疑我对程序动了手脚,可我他妈的真没有作弊。先前买过那么多钱的彩票,连五块钱都没中过,今天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

二十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希望幸运女神垂青的不是自己。我越琢磨越冤枉,便跑回工位,抱来笔记本电脑。

我蹲在老周旁边,按动鼠标,运行程序,说道:“组长您看,程序每次摇到的人都不一样。老总如果重新摇一次,得奖的人肯定不会是我。”

虽说越解释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但我一时间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如此自证清白。

刚才同老周耳语的夏哥凑上前,笑眯眯道:“只要保证第一次摇到的是你不就成了吗?”

我有些恼怒:“夏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现在就把舞台上的电脑拿下来,咱俩一起review下源代码。”

我起身欲往台上冲去,夏哥拉住我的衣角,挤出笑容:“小姚,夏哥给你开玩笑呢?别当真,一个iPad才多少钱。”

老周轻抚我的后背,示意我在他身旁坐下:“对呀,没多少钱,我们都相信你。”

望着老周与夏哥脸上那副造作神情,彷佛是吃了口苍蝇一般。我心说这他妈的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5)自证清白

次日,大家照常上班,照常装模作样地寒暄,年会抽奖的事早已抛之脑后。新的一天,众人乐此不疲地讨论着新的奇闻逸事,明星八卦。

我坐在工位上,对着桌子中央那台未拆封的iPad发呆,只觉得胃里泛起阵阵恶心。

想到公司最近正准备做一款适配iPad的App,测试部门肯定需要真机来测试。挣扎许久,我最终把那台iPad送去了测试组。

iPad被送出去约莫一刻钟后,老周找到了我,示意我去他办公室,想跟我谈点儿事。送走iPad时,我就料想到老周会找我谈话,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踏进老周办公室后,我便耷拉着脑袋,不发一语。我告诫自己,任他胡吹海侃,我自岿然不动。

老周靠着黑皮沙发,翘着二郎腿,开门见山:“小姚,听说你把年会奖品送给测试组了,好不容易中个大奖,怎么还送人了呢?是不是对公司有什么意见?”

即便心有不悦,面对领导也不好甩脸色,我连连摇头。

老周眉毛耸动,操着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小姚,我进公司的第一年,年底的时候跟你一样,负责张罗部门年会抽奖的事儿。不过,我们那时候用的方法比较老土。把大家名字写在纸条上,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老总在箱子里抽。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做的吗?”

我呆立一旁,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脑海里不断轮播老周平日谄媚领导的画面,心想无非就是溜须拍马那一套,还能有什么花样。

老周继续洋洋得意:“我把我们组里所有人的名字都没放进去。别说是我中了大奖,我们组任何一个人中了大奖,其他组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认为抽奖箱里有猫腻,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我心说用牺牲别人利益的方法来博取自己的美名,这很值得骄傲吗?一个好的带头大哥不应该是努力为属下争取权益吗?

“这对自己人不公平呀,我那程序能保证大家中奖的概率是一样的。”我据理力争。

老周嘴角抽动,脸上划过一丝蔑笑。不过,很快又回归严肃,仅仅那么一瞬,但我注意到了。

老周有些许不耐烦道:“哪有百分之一百的公平,大部分人不还是中不了奖嘛。”

我一时语塞,明知老周是强词夺理,却也不好辩驳,唯有违心地点头。

见我不言语,老周语气和蔼起来:“小姚,今年刚入职的几个人中,你的技术能力最强,好多人都夸你。”

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的策略,我爸曾在我身上屡试不爽,老周也是。可甜枣吃多了也会腻甚至会恶心。

一场持续了近20分钟、对我而言并没什么营养的谈话在双方的沉默中画上了句号。离开老周办公室之前,我违心地表达了对他谆谆教诲的感激之情。

老周送我出门,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在咱们这里,技术强是优势,很重要。为人处事,接人待物有眼力劲儿也很重要。”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还能怎样,唯有点头如捣蒜。

回到工位上,我细细咂摸老周的一番话。想到年会上老总指示要把摇奖程序推广到兄弟部门,为了不让兄弟部门的同仁背锅,我随即把摇奖程序改了一遍,新增了一个页面,在摇奖之前可以指定中奖人。

抽奖一事儿让我体会到了“技术上的难题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难题,最难的是人心”。

点击进入下一章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分类:
代码人生
分类:
代码人生
收藏成功!
已添加到「」, 点击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