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98

如何规划一场旅游,如何规划一个目标

规划一场旅游,可以分为如下的三种情景,不同场景对应着不同的规划方法。

  1. 只知道要去旅游,但连去哪座城市都没想好;
  2. 有想去的城市,但还没选好景点;
  3. 已经确定想去的景点,只差行程规划。

目标规划也一样,不同类型的目标对应不同的规划思路。

文/罗培羽

一刀切

然而,现有的一些规划教材,它们喜欢用“目标必须是清晰的、可衡量的”来一刀切。

“目标必须是清晰的、可衡量的”来自目标规划的SMART原则,指出只有清晰具体的目标才可以执行,所以不清晰的目标就不是好的目标。

举例来说,在一次“年度小目标”的聚会上,有人写了“一年读10本书”“每天跑步2公里”,也有人写了“升职加薪”“找女朋友”,那些写“升职加薪”的同学就被批判了。因为在大家的认知中,“一年读10本书”“每天跑步2公里”就属于具体的目标,而“升职加薪”属于模糊的目标,不能成为行动纲领。

然而,受限于人的见识,你无法制定一个即具体又宏伟的目标。

如果让我来制定目标,要不就只能制定“读10本书”这类不痛不痒的明确目标;要不就只能制定“升职加薪”这类内心希冀却无法详细规划的目标。明确的目标像是个伪命题,因为对于那些我能很好把控的事情,它成不了我的目标;而把控不了的,又没法明确规划。

如下图所展示的,可以把我能够规划的事情划分成笃定的、模糊的、无从下手的三个范围。对于近期的事情、或者熟悉的领域,我可以很准确的做预估,并给出一步步达成目标的行动纲领;对于不太熟悉的领域,可以做个大概的规划;对于超出认知范围的,就无从下手了。

把能够规划的事情划分成笃定的、模糊的、无从下手的三个范围

SMART原则的一大弊端,在于它限定了你在“笃定的”这个范围去做规划。它是一种在当前条件下“切蛋糕”的做法,而不是一种“做大蛋糕”的方法。

“笃定的”范围的目标制定就像旅行规划中已经确定想去的景点,然后去列出清晰明确的行动指南(下图);“模糊”的范围就像有想去的城市,但还没选好景点,这时应当去寻找这个城市的资料,而不是因为不明确就不去旅游了。

一份详细的旅游攻略

“清晰明确的目标才是好目标”、“不能把愿景当做目标”它们只适用于“制定行动纲领”这一层级,我们应当有更大的视野,去探寻那些在能力之外却又内心希冀的事物。

第三层:行动指南

我们从制作旅游攻略中最简单的一步说起,如果已经确定想去的景点,那就要安排具体的行动路线。我们可以在地图上标出每个景点的地理位置,根据景点的位置和交通情况安排参观顺序(如下图);有时候还需要根据游玩的时间、对景点的喜欢程度、门票价格等一些因素放弃一些难以安排的景点;如果有多天行程,还要找个景点附近的住处。

旅游路线规划,图片来自马蜂窝,详见参考资料

景点看得见摸得着,对应到目标规划,就是已经有了较为细致的目标,属于在“笃定的”范围内制定行动指南。因为在短时间内,我们所能掌控的资源数量总体是固定的,笃定范围更偏向于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和资源下,去安排行动步骤。

若有一个较大的目标,一般规划教程会告诉你应该分解目标,步骤如下:

1. 设目标是X,假设达成该目标的重要因素有A,B,C,D;
2. 要达成A,需要满足A1,A2,A3.....,B C D同理;
3. 重复步骤2,直到分解成足够细致的、可执行的目标。

在熟悉的领域,我们能够把大目标分解成足够细致的小目标。但实际上,分解目标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A,B,C,D是否真的是影响X的重要因素?是否还有其他未考虑到的因素?如何确保目标的每一步细化的正确性?

举例来说,我国嫦娥工程就将探月计划分成了“绕、落、回”三个阶段的目标,层层递进,“绕、落、回”的分解很专业,这不是读几本管理学的材料就能做到的。

我国探月工程三个阶段

分解目标需要对一个领域有足够的认知,对于不熟悉的领域,它属于“模糊的”范围,我们无法做出合理分解,应使用“第二层”的方法。

第二层:搜索

规划旅行经常会有这样的经历:已经想好要去的城市,但并不确定要去哪些景点。这时我们需要搜索一些介绍该城市的资料,比如下图是马蜂窝上列出的京都景点,看看景点介绍,选择感兴趣的。选择好了,就能够回到“第三层:行动指南”。

马蜂窝上的京都景点列表

可以用战争迷雾来比喻不同层次的目标规划,如下图所示的即时战略游戏,玩家只能看到周边一小块区域(对应于“笃定的”范围),而玩家想要去进攻敌方基地,就必须要根据经验和直觉选择一个行动方向(对应“模糊的”范围)。

某战略游戏截图

目标规划的SMART原则这些经典理论大多由二战期间的美国企业管理学家提出,那时候美国制造业蓬勃发展,对于制造业而言,通过什么样的步骤产出什么样的结果是可预估的。而当今的信息化时代,“战争迷雾”才是我们日常的所见所闻。

对于“模糊的”范围,关键在于掌握更多的信息,越多信息才能“猜”的越准,比如:

1、阅读该领域的文献和资料。大量阅读书籍、文献是获取信息性价比最高的方法,它价格便宜,正规发布的资料质量也有一定保障。

2、向专业人士请教。能不能有效请教很考验做人做事的方式。果壳网2015年推出一个叫“在行”的APP,花一定的咨询费就能够约见行家请教,挺符合这一定位。不过“在行”由于价格很贵、服务质量又没有保障,口碑很差。

“在行”上的行家介绍、以及行家熟悉的话题

3、观察同领域其他人的做法,或者类比相关联的领域。

4、走一步是一步。在一些涉及多人合作的场景,别人不会一下子全盘拖出,有时候你需要先做出行动以表诚意,别人才能够有进一步动作。小代价的试探也是获取信息的一条途径。

有理由相信,当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就能够回到“第三层:行动指南”去制定清晰的小目标。

第一层:灵感

我们或因听说过某个景点而向往一座城市;或因一部动漫而喜欢上一座城市;或因某位名人,想去看看他生活的地方。因为平时的所见所闻,我们有所向往,才有了旅游的意图。下图是《名侦探柯南》的一个画面,取景地便是京都清水寺,有些人就是因为柯南想去清水寺朝圣。

《名侦探柯南》的一个画面,取景地便是京都清水寺

高层次的规划往往是艺术的,靠着灵感乍现与日常积累,或出于历史使命、或出于价值观、或出于对标偶像,是某一时刻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姑且认为,它是不可规划的,只能在生活经历中提炼。

举个反例,“哈佛大学调研”是目标规划教程经常引用的段子,调研发现3%的哈佛大学生在大学期间有目标有规划,多年后成为社会精英;而60%没有目标的,最终成为社会中下层。这段子的本意是说明规划的重要性,然而它是杜撰的,还本末颠倒。我们是因为有了想做的事情,才去探寻达成这件事情的方法,而不是因为规划很重要所以要去做规划。

在生活中体会美好,发现心之所向,是灵感的源泉。

结语

从规划旅游“已经确定想去的景点”、“有想去的城市,但没选好景点”、“不知道要去哪座城市”这三种情景,可以看出不同的情景要用不同的方法。目标规划也一样,不同的目标当选用不同的方法,而不是以“不明确的目标就不是好目标”来一刀切。

也许我们可以从制作旅游攻略的方法中,窥视目标管理、职业规划、人生规划、商业策略这些宏观课题。

主要参考资料:

本文起草于2020年初,起因是对“明确目标”感到困惑,但一直没有太多灵感,中途修改N次,至2021年中完成。以下列出一些参考资料,其中一些在之前版本引用但最终版本删除了。

Writing Down Your Goals - The Harvard Written Goal Study. Fact or Fiction?
该文作者通过调研,证实哈佛大学调研是杜撰的

community.mis.temple.edu/mis0855002f…
1981年George T. Doran发表的SMART目标管理原始论文,可以看到SMART原则主要针对企业管理领域的执行层面,而现有一些规划教程却把它扩大到各种领域的规划。

京都三日经典线路 - 马蜂窝
本文列举的京都旅游攻略参考了这篇文章

36氪:不要给自己设定太明确的目标
该文通过诺奖获得者费曼的一些经历,阐述太明确的目标是在给自己设限,它说:设置目标的错误在于,假设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蒙特卡罗算法是什么?
蒙特卡罗算法:采样越多,越近似最优解; 拉斯维加斯算法:采样越多,越有机会找到最优解。在阐述第二层的目标规划中,往往是学习越多专业知识、向越专业的人请教,可以得到一个越准确的答案;而第一层的灵感也依赖于平时的积累,但往往是不知觉的乍现。在描述中可以类比“蒙特卡罗算法”与“拉斯维加斯算法”。由于太过专业词汇,最终版本删去了相关的描述。

你的2021的计划可以分享一下吗?
2019 年,你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2020年新年目标是什么?
可以分享一下你们2020年的年度目标或者计划吗?
请谈谈你的短期目标和人生的长远规划?
参考了一部分网友分享出来的年度目标,可以发现大多数能够做到明确规划的目标都是学生时代读多少本书、跑步多少公里、或者消费型的(去看多少场电影、多少次演唱会、多少次旅游)、或者考某某证书;大部分有实际意义的目标都很难具体到行动纲领。

拿到一个总目标,如何对目标进行拆解?
古典:生涯三叶草--无压高效运转的生涯神器 - 新精英生涯
刘润:刘润对话古典:从22到45岁,如何发展自己的职业?
5w2h原则指的是什么_一文讲透SWOT、PDCA、5W2H、SMART、WBS、时间管理、二八原则!..._孤灯苦狗的博客-CSDN博客
除了SMART原则,5W2H分析法、PDCA循环、GROW模型、WBS分解、时间四象限等方法论也常在规划类教材中出现,我们最终发现这些方法论都阐述的是企业管理领域。“职业规划三叶草”模型也被一些职业规划材料所引用,指出在职业规划时要寻找有社会价值、自己有优势、自己有兴趣的领域,然而通过“古典”(模型提出者)自己的描述,我们会发现它是一个分析工作中情绪低落的模型,而不是一个规划模型。文章前期版本有一些关于这些方法适用范围的讨论,但由于和主题关联不太大,最终版本没有体现。
www.douban.com/group/topic…
盘点心藏:我幸亏没有……
全文所述的几个层次规划其实蕴含着一个大前提,即“有目标就去实现”是正确的,是一种较为主动,乐观的心态。再往深处想,“有目标就去实现”只是一种假设的正确,随着社会阶层固化,996尉然成风,有些人觉得躺平才是正义。例如,在“躺平即正义”这篇帖子中,作者就认为“人不应该如此劳累,人应追求那种简朴的生活”。另外,达成目标真的是好事吗?也不一定,有些人回顾过往时会感叹“有些东西,我幸亏没有得到”。文章前期版本阐述了这一前提,但无论如何,站在一个合适的视野去看待问题才有意义,不然一层层深挖很容易陷入虚无,最终版本删去相关的描述。

文章分类
代码人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