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612

孤独,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时候我们渴望着长大,长大之后我们渴望小时候。

人们经常会给成功贴上很多的标签,有钱、有房、有车似乎已经成为当代人唯一的追求。当你没房、没车、没工作的时候,你感觉周围的目光都变得异样起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摆脱了稚嫩,你穿上笔直的西装,系上新买的领带,拿起包,匆匆忙忙的淹没于社会的洪流中。在这洪流之中,理想乡、彼岸花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有:工作的压力,同事之间的尔虞我诈,领导之间的相互甩锅。这种压力像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紧紧的握住你,压的你喘不过气起来。这种压力不只是肉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当你想离职,想反抗的时候,看到兜里只剩碎银几两,便任由这洪流淹没你的头颅。在这股洪流之中,仅存那星星散散的反抗者,他们扛起旗帜、昂起头颅向着洪流不断的冲击者,终于,他们离职了。 他们离职之后并不敢告诉家里人,而是向往常一样奔向社会的洪流,只不过你可能偶尔会在咖啡厅的某个角落看到他们,此时的他们在过自己的人生。

惬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久之后他们就开始找工作,简历投了一份又一份,app聊了一家又一家,邀请面试的寥寥无几,去了还要忍受面试官装x,就这样,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这时候他们会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自己垃圾还是这个大环境下的工作实在难找,随着时间的一步步推移,这种不确信的念头开始转变为一事无成,我是个废物。

他们在跟家人通电话时头颅低的更低,每当家里人关怀他们,询问工作情况时,仿佛一颗刺,狠狠地向他们心脏扎去,他们还要不动声色的说:“您放心,工作一起都好”。只不过挂了电话之后,还残余着这种痛的感觉。

这时,他们想倾诉,找个朋友好好的喝上一杯,粪土当年万户侯。可是当他们翻遍通讯录才发现,在这个城市他们没有朋友,甚至出去吃饭都只能是一双碗筷。

孤独,他们从来没有这么孤独过,他们想放弃这座城市,准备回家,电话里,只有家里让他们别辞职,好好干的回音。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他们就是我,作为一个90后,这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压的我只想哭,我只想好好哭一场,哭完之后路还是要走。生活还要继续。

加油,犹如他们一样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