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看了个文章,好难受,说是虹桥的地下通道里是有人住的。作者在厕所遇到一个女孩,行李什么的就放在厕所的隔间里,洗澡什么的都是在水龙头接水,然后在隔间里解决,没有收入来源就团购两斤6块钱的面包,能顶两三天。她三月刚来上海就风控了,在救助站被感染的阳,现在找工作都不要阳过的,坚持到现在也没跟家人朋友说过,就等一个机会。她不是个例,但是眼见着周围这样的人渐渐少了,不是去了周边城市就是回老家了。同样是孤身一人在上海,我想知道她在坚持什么,然后又问自己在坚持什么,我说不上来,心里五味杂陈,仿佛能和她感同身受,但又庆幸自己不是她,又害怕成为下一个她……
展开
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