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对生活的处境有了定位,就越来越想要迷失自己求得逃避,对待所有的所有也越来越无趣与忧虑,连敲键盘写点代码的执行力都快要散失了,我到底想要什么,但我又什么都不想要了,矛盾与心理反馈的对决只会加重我的负面情绪,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
10
评论